特朗普的“冰与火之歌”:银行股狂飙科技巨头失意

2016-11-17 12:40 第一财经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市场担忧特朗普可能会修改美国现行贸易和移民政策,从而导致科技公司业绩出现下滑]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似乎正在重塑全球金融市场格局。仅是美股市场就出现了“冰火两重天”的诡异情形。

一周内,今年来春风得意的科技股跑输大盘,亚马逊和脸书股价暴跌近5.5%,谷歌母公司Alphabet也下挫4.5%;而此前被投资者冷落的银行股却大放异彩,美国银行更一周暴涨逾18%。这背后究竟存在什么逻辑?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多方机构发现,有几大因素助长了银行股——特朗普对于降税、扩基建的政策倡议助推了经济增速回暖的预期;对于去监管的言论利好危机后受到严格监管、盈利空间收窄的银行业;12月美联储加息在即、收益率曲线走峭都利好银行利润率。

相比之下,科技股板块此前估值已然不低;降税预期对于已经享受较低税率的科技企业而言,利好力度显然不足;市场更担忧特朗普可能会修改美国现行贸易和移民政策,从而导致科技公司业绩出现下滑。

科技股遭遇抛压

一周以来,科技股是标普500指数中唯一录得跌幅的成长股板块,平均下挫近1.7%;而工业股平均涨幅5%,金融股则暴涨近10%。

五大科技巨头——亚马逊、脸书、微软、谷歌、苹果跌跌不休。虽然周二(11月15日)科技股有所反弹,但走势仍被标普500指数远远甩在身后。

科技股的颓势,最直接的触发因素就是——投资者希望将收益变现。有交易员对本报记者表示,投资者正在抛售之前涨幅居前的股票,以科技股为主,以此换得资金买入近期开始发力、估值更低的股票,例如金融股,金融股自特朗普当选后涨幅高达11%。

大选前,标普500指数中的科技公司今年以来平均涨幅高达11%,估值已经高企的科技股失去了吸引力。11月8日,标普500指数科技板块12月期的市盈率为20倍,而标普500整体市盈率仅18倍。

另一个解释是,硅谷和特朗普之间似乎存在一种紧张态势。

特朗普曾经在2月大选拉票时表示,消费者应该抵制苹果公司。苹果股价自大选结果出炉以来便下挫近3.6%。同时,他指责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利用他麾下的《华盛顿邮报》帮助亚马逊牟利。

此外,特朗普主张收紧移民和贸易限制,这让重视高技能移民且业务来自海外市场的科技企业倍感警惕。

科技公司需要雇佣大量高端程序员,本土人员力量供不应求。因此,科技公司大多全球招聘,大量科技人才依托于H1-B工作签证得以进入各大硅谷一线公司。2016年,美国共收H1-B签证申请23.6万份,远超过6.5万份上限,并且科技公司对海外人员的需求正持续增加。

而特朗普公开表示反对H1-B美国工作签证计划,并呼吁美国企业应从美国本地雇佣非熟练工。此举将大大限制高端人员流入,并降低科技公司的研发效率。

此外,特朗普始终强调贸易限制政策,这可能会伤害那些海外营收占比较大的大型科技企业。尤其是例如脸书、亚马逊等大型跨国企业。根据FactSet预测,脸书近一半的营收来自于美国和加拿大以外的地区,而标普500指数中的大多数企业只有30%的利润来自美国以外地区,

不可忽视的是,税收的潜在变化也打击了科技股股价。特朗普主张为企业减税,其称希望将企业税率从35%降至15%,但市场预计,科技板块可能是其中受益最少的。

根据EvercoreISI过去12个月的测算,标普500指数中科技股的有效税率为23.6%,而工业企业为29.9%,原材料企业为27.3%。可见科技企业降税的边际空间递减。

先锋基金美股研究主管斯特林(CraigSterling)表示,“如果所有公司的税收都下降,那么对于当前享受低税率的公司必然是利空。”

15日科技股股价小幅回暖,市场情绪有所缓和,然而分析师们表示,科技股股价在中长期内做到强力反弹似乎很难。

银行股化身“成长股”

与科技股形成强烈反差的是,银行股近期可谓“枯木逢春”。

例如,涨幅最凶猛的当数美国银行,自大选以来暴涨近18%,报收20美元,这是2008年秋季以来的首次。

尽管银行股周二涨幅趋缓,但自大选结果公布以来,银行股涨幅剧烈。经济增速加快、利率提高、降税、去监管的预期对于银行业及其估值而言是一个根本性的转变。大选前,市场始终认为,银行无法在低利率、低增速环境下脱颖而出。

令华尔街沸腾的消息无疑是,特朗普的过渡团队承诺将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Act),甚至取消禁止银行从事自营交易业务的“沃尔克规则”(VolckerRule)。

“机构们为这个消息而兴奋,”拥有20年华尔街交易经验的资深投行人士冯磊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危机后的严厉监管给银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

此外,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显示,美联储12月加息概率目前已攀升至90.6%,12月加息几乎板上钉钉,这也提升了银行盈利预期。

当前的新局面也使得市场萌生了一种新思路——长期以来受到冷落并被与公共事业板块同等对待的银行股,可能会再度成为“成长股”。

有机构认为,如果应验,那么银行股估值就应该与整体股市的平均估值拉平,填平折价。当前,大型银行已经更加接近内在价值。美国银行和花旗集团仍然折价交易,市净率仅分别为0.83倍和0.74倍,但年初时仅约0.5倍。摩根大通目前市净率为1.24倍。

不过话说回来,特朗普尚未正式上任,一切政策主张可能只是竞选时的说辞,具体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落实,仍然取决于届时的变化,以及特朗普如何任命其背后的班底。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  作者:周艾琳 张苑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