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生死劫:股权博弈内忧外患

2018-02-06 10:08 时代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8年2月2日,ACFUN(下称“A站”)的主页已无法打开。

当天,A站更新了微博,喊出一句“我想再活五百年”。此时,A站的网页已经打不开了。之后,A站始终没有交代网站关闭的原因,公关一致对外表示:不方便透露。

关于A站网站将关闭的消息,早在两天前被传出。相关报道透露,“A站服务器由阿里云提供,在1月31日晚上12点到期。若未能续费,A站甚至可能被关闭服务器”。

1月31日当晚,很多用户粉丝都在紧张地盯着电脑屏上的钟点,等待着时间跨入2月1日的零时……结果,A站仍然能够打开。随后,其官微发布了一个表情调侃气氛,底下的评论却依然忧心忡忡。

就在外界以为A站已经躲过一劫之际,2月2日,其官网最终还是关停,这一次还能复活吗?

股权博弈

A站这一次的死有点突然,“贫穷”被归结为直接原因。

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因服务器欠费被关闭的理由显得不够充分。不过,“贫穷”确实又是A站最真实的情况。时代周报记者从A站员工处证实:11月、12月份的工资被拖欠,12月份公积金没有缴纳,1月份的社保被要求由员工自己交。

在年会、春节的气氛蔓延开来的北京,据透露,A站的办公室却是一片落寞,员工被告知:回家等消息。

转折来得太突然。就在去年10月,A站还传出了“接近盈利”的消息。2017年10月17日,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A站CEO刘炎焱在接受采访时透露,A站经过调整已经走上正轨,目前接近盈利,预计2017年A站广告方面营收1个亿左右。

然而好景不长,A站随后被爆出资金链危机。2017年11月25-27日间,A站被连续关停3天。12月15日,中文在线发布了《2017年1-10月、2016年度备考合并财务报表审阅报告》,其中曝光的数据解释了A站资金链紧张的可能性。

该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0月31日,中文在线对A站的实际投资为1.31亿元。这与当初承诺的增资2.5亿元还差1.19亿元。

而就在此时,A站传出了阿里系将参与新一轮投资的消息。12月28日,《36氪》披露了双方交易方案的细节:本轮A站原定增发2.5亿新股,估值10.3亿人民币,投后股权结构为云锋+阿里占31%,A站原来的实际控制人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预计出让28%的股权,老股东中文在线投后占比16%。

加上此前优酷土豆在A站持有的13.23%股权,“阿里+云锋+优酷土豆”实现绝对控股。如果交易完成,A站的“掌门人”将由奥飞系换成阿里系。

不过融资未能如期进行。在A站关停风波之时,《36氪》再次披露,最大潜在投资方阿里与A站原大股东奥飞系在股权上存在争议。阿里本轮对A站的估值相比原先融资方案大幅折让不少,最新要求的股权份额也达到了70%,这一方案未得到老股东奥飞系的认同。

按照此前最新透露的10.3亿人民币估值,与2016年底A站的B轮融资估值18.5亿元相比,几乎缩水了一半。

“这不像是真正的关停,而是一种商业手段,和股权分配问题有一定的关系。”B站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侧面证实了A站复活的可能性。

内忧外患

A站被关闭的这几天,关于它的一生被反复讨论,十年内六任“掌门人”,“派系斗争”始终是绕不过去的话题。

2017年6月份,A站第一次举行了一场对外公开发布会。新任CEO刘炎焱接受《三声》采访时透露,以后A站将会往更加垂直的方向发展,做包括二次元在内的先锋文化、亚文化社区平台,并且在广告、展会和联合直播等领域将有更多商业化尝试。

去年上半年,在经历了2016年频繁的高管更迭后,刘炎焱尝试带领着A站重新站起来。在他的蓝图里似乎有了A站未来的样子,“正在资本运作和平台运营上努力寻找平衡点”,不过资本和实权并不在他的手里。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A站管理层的主要构成为:李斌(董事长,奥飞娱乐副总裁、首席战略官)、蔡东青(董事,奥飞娱乐董事长兼创始人)、陈德荣(董事,奥飞娱乐高级副总裁)、邵峻(董事,优酷土豆副总裁)、葛仰骞(监事,优酷土豆动漫中心总监)、刘天民(董事,软银中国资本主管合伙人)、刘炎焱(CEO,原A站总编辑)。

而软银是阿里巴巴的大股东,优酷土豆在2015年被阿里所收购,A站间接与阿里系产生联系。总的来说,A站分为了三派力量:奥飞系、阿里系以及A站本土系。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过去两年多A站出走的高层多达20个左右,不同派系高层之间存在挤兑,目前管理层总体上亲奥飞系。

除了资金短缺、派系斗争的内忧,A站还要面临政策监管的外患。互联网产业研究员丁道师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经营不合规才是真正让资本望而却步的原因。

去年6月,A站因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关停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

同年9月,A站再次被通报处罚,网站上的影视频道、时政频道以及军事频道被关闭,其他频道也被清理下架视频共32万余条,几乎70%的UGC内容被关掉。此后,A站的经营数据一落千丈,仅日活一项就从年初的800万掉到160万。

从成立以来,A站因为“无证”问题已经多次被关停和整改。早在2015年,A站被监管部门处罚,acfun.tv和acfun.com的域名都被列入了黑名单。2016年底,A站的域名由原来的acfun.tv改为acfun.cn。

2016年8月,A站再次爆发了持续37个小时的宕机事件;2017年11月,A站连续3天被关停。

通过收购早已办下许可证的公司曲线拿证,成为了众多视听网站和直播平台达到合规化的捷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显示,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全土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游艺星际(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都获得了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许可证。

去年6月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通报的“无证”名单中,并没有B站。据悉,B站以“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间接持有了视听许可证。工商资料显示,2014年宽娱数码的法定人由朱树仁变为陈睿,后者则是B站的董事长。

这种办法对于A站似乎也行得通。上述名单中,上海全土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A站当前的第三大股东,属于阿里系;游艺星际(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则是A站全资控股的孙公司,从投资方看来与奥飞系亲近。不过,目前两方都还没有出手解决A站的“无证”问题。

何去何从?

这并不是A站第一次面临资金链危机。

2016年底,中文在线拿着2.5亿元的增资协议“救下了”负债累累的A站。根据当时中文在线披露的数据显示,A站2015年的营业收入约为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此外,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末,A站的负债总额高达1.48亿元,净资产为负1.1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蔡东青也是中文在线重要的股东,后者的入股恐怕少不了他的牵线。而对于A站这次的危机,奥飞却显得无暇顾及。事实上,奥飞自己也正经历着业绩困境。1月29日,奥飞娱乐披露的财报预测数据显示,2017年净利润同比下滑90%-60%,盈利为4984万至1.9937亿元,而去年同期盈利约4.98亿元,净利润大幅下滑。

时代周报记者探访了A站在广州市越秀区广州大道北的注册地,却发现人去楼空,新的装修进行到一半,玻璃门上还残留着“alpha”(奥飞英文名)的字样。据楼下安保人员透露:此前该办公室是由奥飞公司的人入驻,大概三个月前搬空了。

2014年4月,奥飞娱乐创始人蔡东青收购了A站92%的股权。那段时间也正是奥飞疯狂收购投资的时期,它追逐着“东方迪士尼”的企业梦想。

根据新浪财经的统计数据,从2011年至2016年,奥飞娱乐共计投资了61家公司,每年的投资金额分别为3400万元、7360.82万元、5.90亿元、9.67亿元、5.96亿元和36亿元,总投资将近60亿元。

而时代周报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奥飞娱乐直接和间接控制的企业多达91家,其中蔡东青和陈德荣作为企业高层入驻的企业有32家。在“泛娱乐生态”的目标之下,文娱企业成为巨头青睐的投资标的,A站只是其中之一。

据有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奥飞对于所投资的子公司相当强势,收购后原公司的管理层几乎全部被更换掉。2014年,蔡东青入股A站后,奥飞的人员空降A站,管理层大换血。

而当强势的奥飞遇上同样强势的阿里,除了股权上的争执不下,难免在公司的战略上各自为政。

A站对于阿里在二次元的布局来说,不失为与腾讯B站对抗的好棋。而据媒体报道透露,云锋基金对A站融资态度,也影响到了其余跟投机构的投资意愿。

而阿里投资A站的决心到底有多大?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