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春节】新年俗新玩法 春节红包大战这些套路和风险不可不防(7)

2018-02-09 15:4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网络红包存风险】

互联网公司“红包大战”愈演愈烈,引发全民抢“红包”的热潮,也为不法分子提供可趁之机。

提醒消费者:(一)切勿随意输入姓名、身份证号、银行卡号等个人信息;(二)不扫用途不明的“二维码”、不抢来源不清的“红包”、不点有风险的网站链接和弹窗、不回来历不明的短信、不给身份可疑的人转款。

风险1:网络红包存在贿赂风险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亿达(上海)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认为,“网络红包”存贿赂风险问题。网络红包与传统红包最大的区别在于,网络红包不需要与接收人见面,也无须征得对方同意即可发送。发放网络红包的金额可大可小,也可以多次发放。因此,网络红包不仅是现金的馈赠方式,也是各种商业组织促销的最佳手段。但是,网络红包具有“附赠”的性质,即通过向消费者无偿提供一定数量的红包现金来引诱其产生交易。因此,“网络红包”是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实施商业贿赂的最好方式。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达晨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兴发指出,网络红包存在一定的贿赂风险。虽然微信红包一次性只能发放200元,但刑法中对于行贿罪的金额认定是累计相加,所以只要总金额达到标准就有可能构成行贿罪。

 风险2:网络红包赌博的法律风险

一般朋友间抢红包娱乐,并不在法律的规制范围内,但是有些人利用微信群建立网络赌场,通过制定多种多样的抢红包规则,从而演变出了新形式的赌博。

正常的抢红包与违法犯罪活动之间的区别就在是否营利。如果以营利为目的,利用一定的赌博规则,从中抽成,就属于赌博行为了,甚至可能触犯开设赌场罪。

 风险3:网络红包的用户信息安全

“微信红包”必须与银行卡绑定之后才能实现其应有的功能,但是“微信红包”一旦与用户的信用卡绑定就不再只是社交游戏了,而包含了个人手机号、银行卡号、密码等敏感信息。最近,有几款所谓的抢微信红包外挂软件,比如有一款名为“关云藏”的抢红包外挂软件,该软件的安装界面中自称通过了360安全认证。下载安装后,软件会提醒用户,将收集手机中的所有文本,包括个人信用卡号、手机交互数据等信息。有些网友反映,其收到朋友发来的链接,点开后竟然能看到对方手机里收发红包和提现的全部记录,甚至包括银行卡尾号和姓名等。

风险4:网络红包欺诈法律问题

虚拟网络在提高人们生活幸福指数的同时也植入了欺诈的法律风险。例如2014年“陈光标事件”就是套用微信红包进行钓鱼欺诈风波的冰山一角。

除上述伎俩外,植有木马程序的红包则因更具有技术性与隐蔽性而令人猝不及防,如需要输入收款人信息的红包、AA红包、需输密码的红包、分享链接的红包等。

风险5:网络红包的涉税问题

我国税法规定,取得偶然所得的个人为个人所得税的纳税义务人,应依法纳税;向个人支付偶然所得的单位为个人所得税的扣缴义务人。不论在何地兑奖或颁奖,偶然所得应纳的个人所得税一律由支付单位扣缴。偶然所得以收入金额为应纳税所得额,纳税率以20%计算。对于大家常说的1万元的起征点,是专指个人购买福利、体育彩票(奖券)一次中奖收入不超过1万元(含1万元)的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一次中奖收入超过1万元的,应按税法规定全额征税。

中国人发红包的历史源远流长,而手机派发红包既有游戏性又有互动性,一下子拉近了与亲朋好友的距离,在派发红包间,彼此之间的生疏减少一分,而亲切增进一分,网络红包未来仍会成为社交热点。当然,“网络红包”互联网创新的产物,既然是创新,就肯定会有失误和风险。对创新导致的失误和风险我们要有包容的态度,但是这种包容决不能突破法律的底线。随着相关部门逐步规范互联网支付平台,逐步规避风险,平台承担起该有的责任。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