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支付混战线下:前有支付宝微信 后有国家队杀入

2018-02-23 08:57 第一财经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当移动支付市场形成双雄争霸,阿里、腾讯双方激战正酣之时,银联发布的银行业统一App“云闪付”入场,以春节红包的形式发起攻坚战。

“云闪付”堪称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支付工具,银联的用户基数也远超微信和支付宝。2018年,移动支付线下混战将比以往更甚。

博弈

2016年,微信支付获得腾讯年度最高级别的产品奖项“名品堂”。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称,微信支付2016年线下份额已经全面超越支付宝。

但支付宝并未就此放弃,在2017年开始了反击战。

先是小微商户。微信月活用户数高达9.8亿,而支付宝用户数量为5.2亿。微信用户基数更高,大量街边店、小摊贩的店主将微信收款码打印出来收款。不过,支付宝在2017年斥以重金,加大了针对小微商户的收钱码推广力度。用户无需有支付宝账户,只要有银行账户并关联手机即可生成支付宝收款码。比之微信收款码,支付宝收款码的一大好处是提现至银行卡免费,支付宝甚至免费将制作好的二维码用EMS快递给用户。

这帮助支付宝拓展了大批小微型商户。第三方机构艾瑞咨询发布的移动支付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支付宝占比从一季度的54%扩大到二季度的54.5%;微信支付背后的财付通则从上季度的40%回落至39.8%。

除了小微商户,大型商超是双方争锋的焦点。阿里巴巴2016年起就用真金白银收购传统商超股份,开启新零售的布局;腾讯则先后将永辉超市(10.760, 0.28, 2.67%)、海澜之家(13.060, 1.19, 10.03%)5%股份纳入怀中,亦收购万达商业股份,落子智慧零售。阿里巴巴和腾讯均打造了针对商场的智慧门店。以服装品牌为例,2017年9月,阿里巴巴与服装品牌Kerr&Kroes推出基于虚拟试衣的新零售落地方案;2017年12月,腾讯与绫致时装联合打造了功能相似的智慧门店。

再者是公共交通。马化腾、马云亲自上阵为各自乘车码站台。2017年9月13日和11月16日,马化腾先后现身合肥和广州,用腾讯乘车码搭乘合肥公交和广州地铁;12月5日,马云在上海地铁体验了“动动嘴”买票、“刷刷脸”进闸机项目。用马化腾的话说,“乘车码所覆盖的公共交通系统,是下一个高频、高黏度、低额度的交易场景。”

在大出行中,共享单车同样具有“高频、高黏度和低额度”的特点。在日渐拥堵的都市里,短距离出行是刚需,共享单车使用频次将不低于网约车,是双方争锋的另一个战场。腾讯先后参与了摩拜单车C轮、D轮投资,并于2018年2月再度增持摩拜;曾经错过滴滴的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没有放过这一市场,2017年12月4日,蚂蚁金服领投哈罗单车3.5亿美元D1轮融资;2018年2月初,蚂蚁金服再度战略投资ofo小黄车。

在海外市场,两家公司同样竞争激烈。2017年9月26日,蚂蚁金服与长江和记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共同运营香港版电子钱包——支付宝HK;10月31日,腾讯公司旗下“微信支付HK”团队在香港宣布推出3项升级支付功能。

马化腾曾公开表示和马云的竞争多到了自己都困扰的地步。可以看到的是,两家公司在移动支付的投资方向和战略布局越来越像。在线下场景,已经很难找到只支持一种支付方式的领域。

搅局者

而正当双方激战正酣时,“国家队”银联却高调入场。

2017年12月11日,中国银联携手商业银行、支付机构等平台共同发布云闪付,央行副行长、银联总裁等人亲自站台。今年春节前夕,云闪付加入了红包战。2月2日至3月2日,用户通过“云闪付”App完成登录、签到、邀请、转账等任务,即可获得四大新春红包,红包金额最高可达2018元。

早在2014年,微信正是通过红包打开了移动支付大门。云闪付的登场意味着,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共同迎来了实力搅局者。

云闪付是统一的银行移动端入口。用户可以通过云闪付绑定和管理各类银行账户,并使用各家银行的移动支付服务及优惠权益:银联二维码扫码支付,各类手机Pay开通申请,信用卡全流程服务,Ⅱ、Ⅲ类账户开户,个人实时转账及各类场景消费支付。

这也意味着,云闪付集齐了支付软件的所有功能。相比支付宝支付和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平台,云闪付信用卡还款免手续费,支持银行卡之间实时转账。

另外,云闪付在用户基数和渠道资源上有优势。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绑定银行卡后方可使用,而每一张银行卡都是银联的使用主体,云闪付在线下用户基数上要超过支付宝和微信。在线下渠道,大型商超相继接受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但这些商超本来就是银联Pos机的主场。

当银联这只大象开始起舞时,效果也随之显现。银联2月6日发布的最新交易数据显示,2017年银联网络转接交易金额93.9万亿元,同比增长28.8%;随着“云闪付”App的推出,2017年12月银联二维码交易笔数较6月大幅提升超4倍。

不过,云闪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何盘活现有用户、把线下渠道向线上引导是银联面临的主要问题。目前综合性商超采用微信或支付宝解决方案扫条形码支付,街头小贩则可以采用二维码收款。微信和支付宝互为竞争对手,也联合打造了无现金国度,银联从这两家公司抢夺市场绝非易事。可以预见的是,移动支付将在2018年迎来混战。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  作者:段倩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