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流量“漫游”费 提速降费进入新阶段

2018-03-06 08:12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3月5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刚刚提到建议取消流量“漫游”费,工信部部长苗圩就在人民大会堂“部长通道”谈到,这条建议收到了全场代表委员发自内心的热烈掌声。

关于“提速降费”的完整表述,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原话是:加大网络提速降费力度,实现高速宽带城乡全覆盖,扩大公共场所免费上网范围,明显降低家庭宽带、企业宽带和专线使用费,取消流量“漫游”费,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至少降低30%,让群众和企业切实受益,为数字中国建设加油助力。

在去年9月1日起,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已经取消的背景下,政府工作报告再提取消流量“漫游”费,可以说是对“提速降费”的继续深化,也是对当前网络社会发展需要的精准回应。事实上,去年三大电信运营商宣布将提前取消长途漫游费后,李克强总理在考察相关企业时就“鼓励他们继续深挖潜力”,一是在降低电信流量资费上进一步采取有力措施,二是大幅降低中小企业互联网专线接入资费。这些要求在此次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得到体现。

如果说取消手机国内长途漫游费,这一着眼于降低通话费的改革,是“提速降费”的第一阶段,那么,进一步提升网速,明显降低家庭宽带、企业宽带和专线使用费,取消流量“漫游”费,则可称之为是“提速降费”的第二阶段。应该看到,随着网络基础设施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当下和未来,社会的主要通信、生活、生产方式,都将以网络为主导,像过去的手机通话,其实已经呈现出明显的衰减。与此对应,网络“流量收入”也早已经成为运营商的最大收入来源。在这种时代趋势面前,“提速降费”的主要任务,自然也就从过去的降低“话费”转变为,提高网络运行速度,降低社会的上网成本。

具体看,这一块可分为两个方面。一是手机流量费用的降低。这次要求取消流量“漫游”费,实际也就是指我们通常所说的手机流量。这几年开始实施的“流量不清零”,可算是对降低手机流量费的一种间接回应,但力度并不明显。因此,工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下阶段除了取消流量“漫游”费,还要降低移动流量每G每个月的资费水平,这两项措施加在一起,在年底前要比去年下降30%以上。这算直接降费,但揆诸现实,也要防止不同的流量套餐设计来削弱降费力度,降费就应该更直接、更透明。

二则是“网费”的降低。这主要表现为家庭宽带费、企业宽带费、专线使用费三个方面。其中,直接降低收费标准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还得通过继续加快通信基础设施建设来降低家庭和企业的“联网”成本。尤其是在农村地区,囿于条件限制,民众连接宽带的成本要比城市高出不少。事实上,在2015年10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决定完善农村及偏远地区宽带电信普遍服务补偿机制,缩小城乡数字鸿沟,这也应该是下一阶段“提速降费”的题中应有之义。

无论是宏观层面的数字中国建设,落实“互联网+”战略,还是具体增加社会的“获得感”,让民众、企业的“联网”成本降低,都有赖持续推动网络“提速降费”工程。于当前的网络信息社会,网络速度的快慢、上网费用的高低,其实已是衡量社会基础公共服务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在今天,建设好“信息高速公路”的必要性一点也不亚于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在这个意义上,“提速降费”仍大有潜力可挖。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