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永基:我们每日每时都在从零开始

2018-05-28 16:08 中关村杂志

打印 放大 缩小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潮流越来越汹涌澎湃的时候,中关村能不能继续站在历史的潮头?能不能继续引领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发展?这是年轻的中关村人的光荣和艰巨的历史使命。”

段永基是谁?

百度一下马上会有以下答案:

他是公认的“中关村村长”;

他被称为“中关村的里程碑式人物”;

他和柳传志私交甚笃;

他和他的企业导演了很多个“中关村第一”;

他对中关村民营企业的影响是全方位的。

……

当然,这些仅是他身上众多标签中的若干个,历经30多年的发展沉浮,经历过各种兴衰得失,此时坐在我们面前的段永基淡定而超脱,回忆往事时嘴角会浮现出朴实、坦白而又意味深长的笑意,而稍微的停顿又仿佛整个人暂时走进了岁月的深处,去为我们钩沉历史,好为我们驶入未来“导航”。

“信息化时代到来的时候,联合国总部开会的时候找中国代表团很容易。为什么?朝噼里啪啦拼命响的地方望去就是中国代表团……”

一个故事带我们回到上世纪80年代,找准需求的“缝隙”,四通突击进入这个正在形成的市场,国内最早做打印机的汉化,收获了第一桶财富。随着这第一桶财富的创造,四通开创了很多个第一,在中关村发展史上有着不同寻常的地位: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四通纳税额达到三四亿元,一度占到整个中关村所有公司纳税总和的60%以上。

第一个上市给中关村的民营企业带来了一种新的概念:原来民营企业也可以通过一个叫上市的过程,让自己脱胎换骨,提升层次。

进行股份制改造,所有权方面最早提出了MBO,引入技术入股。

首倡“二次创业”、“与巨人同行”的经营战略思想,在业界广为流传,并成为其他企业效仿的榜样。

提出了二次创业的方向“四化”,即股份化、集团化、产业化、国际化。这是中国民营企业最早的呐喊,也是今天中国民营企业的必由之路,后来提炼上升为整个中关村的发展方略。

“不上高山、突兀颠连,怎见人间足壮观。”站上过巅峰的人一览众山小,得见天地宽。知道在长途跋涉中领跑有多么难,也一定知道那段路是最艰辛的,而他也更有经验成为后来人的向导。

创新是被逼出来的

“其实很多事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我们怎么自己就创新创造出来,是被逼出来的,因为当时四通的体制是非常特殊的。最早像华夏硅谷、科海,他们实际上是国有民营的,四通就比较特殊,四通当时叫民办、民有、民营、民享。我们所有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都要靠自己的双手,所以这就迫使我们做各种各样的努力,这就是我们比中关村其他所有的公司都拼命的原因。顺应这种企业本身的制度和整个社会的经济管理体制的冲突,使得我们这些人在不断的寻找一些突破,求得公司的发展,所以出了很多的第一,他的根本原因在这儿。

中关村电脑节上的四通集团的展台

第一是这样诞生的

“我们认真的研究了人的创造精神,人的工作热情的最大动力是什么,最大动力实际上是所有权的一种激励,所以我们在所有权方面最早提出了MBO,我们也提出了股份化,外向的我们怎么找市场,我们怎么和国际接轨,我们怎么借助世界经济发展的技术进步的潮流,内向的我们怎么激励我们的职工,激发他们的创作热情,激发他们的工作干劲,所以我们琢磨这些东西,很多第一,就是这么产生的。”

未来我们该怎么办?

心中有史,眼明心亮:

“发展快的时候就是政策环境比较好的时候,发展慢的时候都是政策方面的建设不够着力不够,怎么保护科技人员创新和创业的积极性,怎么激励他们创业和创新的激情,这是中关村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

抓住关键,举重若轻:

“应该在政策建设环境建设方面多下功夫,比如环境建设,资源配置,市场准入,司法保护,产权保护等。业务往哪个方向走企业自己都知道,关键是第一怎么样对中关村企业家形成一种保护,第二营造一个更有利于他们创造创业和创新的政策环境,这是最重要的。”

立足当下,放眼长远:

“我们创造什么样的政策环境,然后我们提供什么样的行政资源来支持,使得在大数据时代来临的时候,一些杰出的公司脱颖而出,我觉得你现在想的不应该是今年明年的事儿,应该想五年以后、十年以后,时代进步技术发展那个时候,应该什么样的企业出来,在这方面着力才能走在前头。”

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言人生,没有精彩活过的人不足以言成败。

他辉煌过,如日中天。

他失败过,如坠深渊。

但就像段永基先生自己写过的文章:

“任何挫折和失败都不是末日,而唯有丧失自信放弃努力,才是真正的末日”。

“任何今日的辉煌都不代表未来,我们每日每时都在从零开始。”

这是他的价值观也是他的实践论,一如他的人生!

(本文刊发于“中关村海淀园”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