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淘票票豆瓣三平台数据打架 谁在操纵电影评分?

2018-06-19 09:11 北京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今年端午节的电影票房市场依然没有让人失望,三天报收超8亿元票房。据猫眼专业版显示,截至6月18日18时,今年“端午节档”累计票房已超8亿元,实现稳步增长,而小沈阳首次导演的《猛虫过江》领跑端午节档国产片票房。但值得注意的是,截至记者发稿,《猛虫过江》在猫眼评分为8.1分,淘票票评分为8.3分,而在豆瓣评分却只有3.2分。一部影片的口碑,究竟为何在猫眼、淘票票、豆瓣三大平台上会呈现出冰火两重天呢?

调查

纵观今年端午节档,包括《侏罗纪世界2》、《猛虫过江》、《泄密者》、《吃货宇宙》、《第七个小矮人》在内的十余部影片同档竞逐。在进口片方面,《侏罗纪世界2》凭借着超强吸金力,上映4天总票房破8亿元,成为今年端午节档的票房主力。而国产片中,小沈阳首次执导的电影《猛虫过江》,则领跑同档上映的国产影片。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截至6月18日18时,上映4天的《猛虫过江》累计获得票房8376万元,排片占比13.7%,仅次于《侏罗纪世界2》,在所有上映国产片中位列首位。

公开资料显示,《猛虫过江》作为小沈阳的导演处女作,筹备两年多时间、拍摄3个多月。由出品过包括《西游记之大闹天宫》、《西游记之女儿国》在内的《西游记》系列电影的星皓影业制作、出品,中影股份、松鹤元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等作为联合出品方,发行方则为江苏安石英纳电影发行有限公司、霍尔果斯安石英纳电影发行有限公司,联合发行方为中影股份北京电影发行分公司、淘票票等。

尽管有大批明星助阵,同时获得知名电影公司、发行方保驾,但该片上映后的口碑却显现出了明显的两极化。北京商报沸点调查小组在实地采访中发现,部分观众表示,该片一如既往地保持了小沈阳以往作品中的喜剧风格,再加上有众多明星助阵,轻松、幽默的风格很适合在假期观看。另一部分观众则表示,影片没有什么惊喜,整体感觉平平。

与此同时,北京商报沸点调查小组注意到,《猛虫过江》的票房持续稳定增长的同时,该片在不同平台上的评分却出现较大分歧,最高分和最低分之间存在超过5分的差距。其中淘票票上《猛虫过江》的评分最高,为8.3分,猫眼上该片的评分为8.1分,最低的是豆瓣,仅有3.2分。

探因

那么一部影片,究竟为何在猫眼、淘票票、豆瓣三大平台上的评分会出现如此之大的差异呢?在从业者看来,原因之一,就在于三大平台上的用户群体不同。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对此表示,目前来看,猫眼、淘票票、豆瓣三大平台的用户差异是基础问题,豆瓣用户相对来说偏艺术性,猫眼及淘票票票务平台则偏向娱乐性。据观察,票务平台上的电影评分总体偏高,尤其是公映的片子。这其中的商业因素是无法排除的,毕竟是票务平台,商业性因素在电影评分中发挥作用,是有可能的。

除此之外,在从业者看来,如今有些票务平台上的评分机制带有诱导性,“不是在看完电影之后进行评分,而可能是凭着印象、感觉进行评分”。魏鹏举进一步解释道,比如在进行电影调查问卷中,电影的评分选项中只有“不错”、“挺好”、“一般”等选项,没有特别差的选项。另外,制片方花钱直接买票房、刷评分的情况之前也是存在的,比如《叶问3》的制片方花5600万元买票房,在当时引发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及讨论,同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也很重视。因此,电影的刷票、刷分现象与电影的评分设置有关系,当然也不排除真金白银地花钱注水。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将刷分业务当作产品进行交易的卖家仍不时出现在各个网络平台上,并将自己的QQ等联系方式发布在帖子后面,从而招徕需要刷分业务的公司,且刷分价格则根据有无文字评论、文字数量、评分区域等方面进行标价,不仅有表示只需千元就可刷豆瓣评分的,也有提供在猫眼、时光网、淘票票等平台刷分的业务,比如猫眼想看指数的报价约为7元/人,从部分刷分业务实现的销量来看,有的声称已超过2万。

与此同时,近年来刷分业务也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大而“涨价”,三年前刷分团队对豆瓣一条真实用户评论的报价约为20元/条,但现在价格已至少翻番。猫眼想看指数也不例外,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由5-6元/人增加至7-8元/人。且刷分业务现已逐步形成一条产业链,不仅有在网络平台上声称可帮助刷分的帖子,还有各种招聘水军的帖子,从而让刷分团队能够保持自己有足够的“资源”。

难题

在从业者看来,对于电影评分的客观性,应该具有第三方而且不止一个的客观推荐标准,这对观众是比较有利的。并且要采取措施保证公正性,比如在抽样调查及观众不同偏好的基础上进行客观的评价。

导演邵凯认为,“现阶段,无论是豆瓣,还是猫眼、淘票票,电影打分功能的存在,一方面是为院线排片、影迷购票提供的参考性服务;另一方面,则是一种近乎于提升用户黏性的存在。由于目前没有一家平台是靠电影打分功能来实现盈利或是作为营收渠道的,比如猫眼、淘票票主要是售票,豆瓣则主要是靠广告,因此,平台对于打分功能监管的重视程度不会太高。而这也就给了一些人可乘之机,并借此从中牟利”。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强调,电影刷分与平台的标准有关,如果平台标准比较低、监管不严,就有可能存在刷分现象。比如通过粉丝为电影刷分,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另外还有人通过一些方式给自己的电影打高分并且给竞争对手的电影打低分,这种情况在平台上都会存在,并且很难监管。比如购很多票之后就有机会为电影打分,事实上并没有去看电影。另外与购票人打分的积极性也有关。由于不清楚具体操作手法,因此不好评判。总体来说,整个平台都存在人为的影响,人为的操作和评分标准不同,因此建议通过偏向社会学的调查方法,在购票观众中进行抽样调查给电影打分,而不是自主打分。

“电影平台刷分的情况对于商业参与方都是有好处的。电影的高评分有利于影片的销售及在电影票务平台的销售,对于提升市场信心、吸引消费者都是有好处的。总的来说,跟商业利益挂钩的电影评分是很难有公信力的。因此,建立客观的电影产品评价机制,是目前国内电影市场的当务之急”。魏鹏举如是说。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