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速下滑成互联网企业“隐忧”

2018-08-23 08:52 南方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增速下滑成互联网企业“隐忧”

进入八月后,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密集发布第二季度财报和半年报,展示今年以来的成绩单。在中国互联网行业还在“勇往直前”的年代,“盈利”无疑成为了各大互联网公司的首要目标,也成为了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主旋律。随着互联网商业模式的不断演进,从目前各大互联网公司公布的财报可以看出,“盈利”似乎已经不再是“问题”。但是当“盈利”难题逐渐被攻克后,资本市场似乎并不买账,不少已经处于盈利状况下的互联网公司在公布业绩后股价纷纷大跌,而背后则是其“增速”又成了新问题。

“盈利”法宝:规模效应和商业模式

据南方日报记者从各大已公布第二季度财报和半年财报的互联网公司财报中发现,“盈利”无疑成为了其中最大的亮点。

作为行业的风向标之一,据腾讯公布财报显示,其今年上半年总收入达到了人民币222.48亿美元,盈利则为人民币64.3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0%。而在老牌互联网企业当中,盈利也成为了分分钟的事。据微博方面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二季度微博总营收4.266亿美元,净利润1.561亿美元,同比增长80%。在网易方面,二季度净收入为24.61亿美元,毛利润为10.95亿美元,同比增加7.5%。

在普遍盈利的背后,更让人关注的是不少互联网公司令人眼红的“利润率”。据生活服务平台58同城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则显示,其第二季度实现营收5.185亿美元,毛利为4.669亿美元,58同城维持着高达90.0%的毛利率水平。此外,据阅文集团公布的半年财报显示,其上半年的总收入达3.450亿美元,而经营利润率由去年同期的12.2%增长至24.9%。而在微博方面,其利润率也达到了37%,网易的利润率更是超过了50%。

“与小米强调的5%的利润率相比,互联网企业动不动30%以上甚至90%的利润率,的确会让传统行业汗颜。”互联网分析师彭毅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随着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日趋成熟,规模效应和商业模式的延伸将会是互联网企业保持甚至提升利润率的法宝。“58同城在整合了赶集网的流量入口后,为旗下的安居客、转转等平台提供了足够的用户基础,将用户导向了更多的应用场景,用较低的成本就可以获取更大的用户价值,是用规模效应提升利润率的代表,而像微博和阅文集团则是商业模式延伸的代表。”

微博方面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微博不仅可以为广告主积累社交资产,还可以提供多维度数据以提升营销效果,以此建立起差异化优势。此外,商业化稳步推进的同时,微博还在挖掘更大的商业化空间。“随着用户互动的活跃,微博正文页的曝光量大幅提升,带来了更多广告库存,视频广告产品的完善也将进一步提升微博的营收水平。”

至于在阅文集团方面就在财报中提到了对国内电视剧、网络剧和电影制作公司新丽传媒的全资收购,而这一举动无疑是对作为阅文集团主营业务之一的版权运营业务的有力补充,也是商业模式纵向延伸的一种尝试。“收购新丽对阅文来说是一个能将自身内容实力向下游延展的稀缺机会,使阅文能够进一步深入IP价值链,优化为作家和用户提供的服务。我们相信此次联合将为阅文股东创造重要的长期战略价值”,阅文集团联席CEO梁晓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增速”存忧:老业务阻滞,新业务投入大

“财报成绩单虽然看似不错,但是资本市场却并不买账,原因则是各大互联网公司在业绩增速上已经没法保持强劲了。”在不少资本业内人士看来,业界“增速”的放缓无疑成为了如今国内互联网企业们最大的隐忧所在。

据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在腾讯公布的半年财报中,经营利润率由去年同期的36%下降至32%,净利润率由去年同期的29%下降至27%。此外,在备受关注的网络游戏业务上,腾讯的网络游戏收入增长仅为6%,也是属于一个较低的水平,其中智能手机游戏收入环比下降19%,个人计算机客户端游戏收入同比下降5%及环比下降8%。“关于营收增长的问题,游戏业务是表现比较弱的部分,主要原因是最大的游戏无法商业化。”腾讯总裁刘炽平在业绩沟通会上谈到增长率的问题时坦言,腾讯在游戏方面的商业化进度受阻是业务表现较弱的主因。据了解,由于目前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已经暂停了游戏商业化的许可,所以对于将游戏作为重点业务的腾讯而言可以说“很受伤”。

同样的游戏业务上遇到了“阻滞”的还有网易方面,虽然网易的财报整体依然靓丽,但是在游戏业务方面,其业务收入同比仅增长6.7%,这也导致了网易的股价一路下跌到了近年来的新低水平。

游戏业务的逐渐弱化已经无法成为互联网公司的“主动力”后,一些新业务也没法及时接上班。

作为当下最热门的直播业务,对于不少涉足的互联网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金矿。但是据欢聚时代公布的业绩显示,虽然欢聚时代第二季度的净营收约合5.702亿美元,相较去年同期增长44.6%,但是欢聚时代第二季度的营收成本比去年同期增长48.0%。这主要是由于主收入分成费用和内容成本的增加,包括向表演者、公会和内容提供商支付的费用等。除此之外,用户基数的持续扩大,也导致欢聚时代今年第二季度的带宽成本从2017年同期的1.653亿元增加到2.460亿元人民币(合3720万美元)。“虽然直播带来的营收保持高速增长,但是伴随着的同样是高成本的投入,这对不少直播平台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在业内人士看来,直播行业的高速发展还需要从模式上进行更多的创新才能打开商业化的死结。(记者 叶丹)

责任编辑:龙娱平(QL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