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旧酒 骚扰电话的治理难题

2018-10-16 08:48 北京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曾经被严管的骚扰电话再次“猖狂”起来。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不少手机用户都反映自己在近期集中接到了大量骚扰电话。与之前以“170、171”号段为主力的骚扰电话不同,现在的骚扰电话以“95”或“96”为号码开头,有的则是以“0571”这类四位外地区号开头。事实上,电话骚扰问题由来已久,虽然一度被遏制势头有所减弱,但随着技术手段的升级出现了一系列新特点。不过,运营商和监管部门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正在加大整治力度。

骚扰电话再爆发

“我每天都能接到多个‘95’或‘96’为号码开头的骚扰电话,根本无法进行屏蔽。”北京的刘先生表示,自己接到的骚扰电话内容多样,有推销贷款业务的,也有宣传购房折扣,即便将这些电话号码加入手机黑名单,还是会收到大量这类骚扰电话。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后发现,这些骚扰电话虽然内容各异,但存在众多相似之处,一是这些电话的声音非常机械,并不像真人的声音,二是以“95”或“96”为号码开头的骚扰电话,大多为8位数电话号码,其中前6位数字大致不变,而后面的两位数字却不会重复。

10月15日,北京商报记者尝试回拨了一些以“95”为号码开头的骚扰电话,但大部分只能听到“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的语音信息,极少数接通后为电脑客服总机,但无法转接人工服务。

同时,也有用户反映,自己接到的多是诸如“0571”这类四位外地区号开头的骚扰电话,有些电话在接听后是电脑语音,有些则是真人。

公开报道显示,以“170、171”为代表的部分手机号段曾是骚扰电话甚至诈骗电话的重灾区。当年,这些新投放的号段由于套餐资费水平较低,因此用来作为骚扰电话的成本也较低。不过,随着手机号码实名制政策的推行,骚扰电话号码中手机号码的数量开始减少。

对此,电信行业专家付亮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实名制的确提高了骚扰者使用真实手机号码拨打骚扰电话的成本。不过,近年来,固话号码的骚扰电话又开始大量出现。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近几个月来,全国用户骚扰电话的举报量呈现上升趋势,6月,相关举报量为4.5万件;7月,举报量增加到6.3万件;8月,举报量更高达10.1万件。以8月为例,内容为贷款理财类、房产中介类和违规催收类的举报信息居前三位,占比分别为 29.8%、21.4%和12.9%。

灰色产业链

在固话骚扰号码增多和拦截难度加大的背后,是相关软件技术的成熟。在淘宝上,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了大量出售电话机器人的卖家,这些电话机器的功能比较类似,都是可以模拟人声拨打电话,但效率却比真人要高很多。

以一款名为“智固ai人工智能电话营销机器人”的软件为例,该软件声称“1路机器人一天可以拨打1500通电话,大型企业可定制32路”,也就是说,一家企业最多可以依靠这一软件每天拨出4.8万(32×1500)个电话。在价格上,这些软件都是按使用时间出售,以购买一个月为例,价格从200-2000元不等。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的骚扰电话尤其是推销类的骚扰电话,很多都是由这类机器人软件打来的,可以伪装成人声。智能语音机器人一天能拨打大量电话,完全可以实现“广撒网”。

拥有电话机器人后,还需要配合相应的号段才能实现大量骚扰号码的呼出。对于“95”或“96”开头的骚扰电话,业内人士表示,这些号码和400号码一样都是企业服务号,由于不少企业的客服电话均在此号段内,因此存在骚扰电话通过技术手段将自身手机号改至此号段的现象。

对于以区号开头的固话号码作为骚扰号码的现象,付亮表示,这些外地区号的骚扰电话,一部分确实是由该号段所在地打来的,但更多的情况应该是通过一些诸如“呼死你”这类手机轰炸软件实现的,而且目前“改号”技术已经比较成熟,骚扰者完全可以设定呼出的号码。此外,相对于以前骚扰电话集中在几个号段的情况,当前骚扰电话的号段特征逐渐弱化,也就是说,任何号段都有可能出现骚扰电话,因此也更难以拦截和预防。

其实,大量骚扰电话呼出的背后是用户信息的随意泄露。根据公开信息,2011年至今,已有超过11.27亿用户的隐私信息被泄露,这些信息包括基本信息、设备信息、账户信息、隐私信息和社会关系信息等。

电信行业专家项志刚指出,最近一两年来,骚扰电话问题正变得越来越凸显。目前,从个人信息的泄露与采集,再到信息的交易,最后到广告推销类电话的拨出,骚扰电话已经形成了相对比较完整的一条产业链。

治理需双管齐下

在骚扰电话问题愈演愈烈的背景下,作为移动通信服务提供者的运营商也已经采取措施加大在这方面的治理力度。

中国移动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公司已面向用户免费推出防诈骗来电号码提醒服务,如果来电为骚扰诈骗电话,用户手机上就会出现一个弹窗提醒,用户在终端侧不需要安装任何客户端”。

中国电信相关负责人廖鸿翔则表示,中国电信提供可覆盖全网用户的“天翼安全中心”、“号码百事通”两款App,其中“号码百事通”针对国内来源的疑似不良呼叫,已经实现闪信、短信、客户端、网页等多种形式的安全提醒功能。

“运营商不是执法部门,它没有办法来认定骚扰电话,也没有权力直接对电话进行监听。如果直接查封相关骚扰电话,又会涉嫌干涉通信自由。”项志刚说。

不过,国家有关部门也正加强对骚扰电话问题的治理。今年7月 ,针对屡禁不止的骚扰电话,工信部等13个部门日前联合印发《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决定自2018年7月起至2019年12月底,在全国开展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将重点整治商业营销类、恶意骚扰类和违法犯罪类骚扰电话。

项志刚指出,此次《方案》之所以需要持续一年半的时间,是因为除了完善相关法律法规需要时间外,从技术等多个渠道、多个角度去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也需要时间。付亮建议,相关主管部门应更多从骚扰电话的拨打者以及受益者两方面着手,相比从号码所属来锁定违规者而言,更能准确识别违规营销的真正源头。“不过,与以前相比,骚扰电话正采用越来越多的高科技,包括任意显号、自动群呼应答等,也更加难以预防。”付亮说。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  作者:钱瑜 濮振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