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让Ceph去支持更多的云了

2018-10-31 10:33 中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是时候让Ceph去支持更多的云了

稿件来源:IT创事记  作者:祁萌

摘要:同方有云日前已正式将Ceph系统独立为产品线UDS(Unitedstack Distributed Storage),开始为市场提供分布式存储服务——就像公有云巨头们所做的那样。

“过去一直在OpenStack后面用Ceph也挺好”,同方有云CTO姚宁说,“但市场需求变化了,上层的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等数据需求越来越大——所以,是时候让Ceph来支持更多的云了。”

有云(UnitedStack)是国内最早一批推出基于OpenStack的公有云服务商,在2013年首家将Ceph落地于云计算生产环境后,它又成为了国内首家通过Ceph统一了镜像、系统卷和存储卷管理的服务商。

数年前,在见证了公有云市场互联网巨头的强大表现后,从OpenStack杀入市场的有云将业务重心转向了托管云。2017年,同方的注资并购后,有云成为“国家队”成员。

独立为UDS产品服务后,同方有云将把Ceph应用于多类场景;业已开发并投入生产的管理系统,让原本在OpenStack管理接口下工作的Ceph,也可以为VMware等更多系统提供存储资源支持。

同方有云UDS后台界面

和Ceph一起长大

在被同方有云寄予厚望的UDS背后,如今看来前途无量的Ceph并没能含着金汤匙出生。一些开发者仍能记得,在2007年前后,Ceph社区最早的架构设计者们并没有意识到未来它将要面对的,将是支持超过HDD盘数十倍IOPS需求的SSD。

在具体应用场景中,Ceph和OpenStack的结合其实表现不错;但性能和稳定性方面则差强人意。姚宁回忆,Ceph最早版本发布后,就出现过流量中断和数据不一致等问题。

在同方有云最初作出技术路线选择时,当时的Ceph至少看起来并不是最完美的那一个。现在与Ceph并称的GlusterFS在当时不仅更成熟,部分性能的表现也更优秀。

不过,同方有云当时的判断与选择并不完全基于此。

现在回忆起来,在参与OpenStack社区的沟通中,Ceph的支持者,以及社区成员所表现出的对Ceph的倾向性,很可能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同方有云。姚宁说,更重要的是,当时同方有云已经意识到,Ceph向上提供的对块存储、文件存储和对象存储的接口,很可能会让它的未来光明一片。

最早在OpenStack中使用Ceph时,通常用户仅用到了块存储功能;但随着同方有云与客户日见增多的交流,前者发现非结构化数据的归档、备份场景需求开始旺盛起来。

一个重要的启发来自于AWS的Amazon S3(Amazon Simple Storage Service)对象存储服务。它明确指向了大数据时代,海量非结构化数据的存储需求与广泛的应用场景。

AWS是一个云市场的风向标:它的服务优势在于每个小型开发团队都会深入到用户的场景中,通过挖掘用户需求和梳理真实的业务逻辑、使用逻辑来支持产品开发——这和社区通过良性循环拓展用户场景,殊途同归。

Ceph接口的丰富性支持了多样化,这对于一个社区的发展而言极为有益——它吸引着更多的用户。场景广泛、吸引更多用户……架构得到验证的机会越多,实践与验证就更充分,如此往复。“代码的质量也会自然趋向变得更好”,姚宁说。

一切随着Ceph的成熟发生着改变。现在,Ceph已经和GlusterFS一并成为了现代云环境中主流且出色的分布式存储系统。

同方有云于此功不可没。在2014年RedHat收购Inktank,并推出基于Ceph的商业版时,同方有云是其唯一致谢的中国公司。至今,同方有云仍是Ceph社区贡献第二的服务商。

云巨头的挤压中,是私有云服务商巨大的业务空间

在互联网巨头环伺的当下,同方有云将UDS作为产品贩售依然能被看好,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用户。

一个可见的事实是,只要没有像公有云巨头那样,有能力将云服务产品摆在橱窗里海量售卖,即便是规模企业也很难凭一己之力,独自支撑起一朵私有云的建设和维护。

公有云服务商庞大的技术团队有能力做到对代码的掌控,并以此支撑起对业务系统的适配性优化。这是一个巨大且持续性的资源投入,对于公有云巨头的海量业务而言,它能够保证一个可能仍不错的投入产出比。

在这一点上,公有云正越来越像一朵私有云。对于海量用户而言,这一趋势带来的效率与安全性是十分有益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私有云服务商当下的业务中,政企用户市场中最大的竞争,就是来自于公有云服务商向下的私有云服务。

但不是所有用户都对这一强大的技术优势“感冒”。尤其对于中国市场一些气场超强的大型企业用户而言,这种技术优势甚至会成为负分。

公有云服务商可以提供非常安全稳定的私有云平台,而且其对代码的掌控能力也让公有云服务商可以为企业提供充分的开发支持。

吊诡之处正在于此,这种极大的安全感很可能催生了一种深层次的忧虑。这种忧虑通常是大型企业所独有的——所谓“王业不偏安”。

“他们希望手握主导权”,姚宁说,“这涉及到技术路线的主导权、产品的主导权,甚至未来服务定价的主导权,最终的问题都指向了厂商锁定。对于一些敏感的企业而言,这将有可能让游戏规则变得不再对称——至少,他们不愿去面对一个利润无法覆盖成本的可能性的出现。”

这是同方有云这类私有云服务商的市场空间,只要有技术积累和服务能力,特别是那些云平台建设中丰富的“踩坑”经验,市场就会敞开怀抱。

现在,同方有云所接触和服务的大型企业用户中,大部分都身处百强甚至前50强,其中又以金融用户、制造业用户为主。一些典型用户有如恒丰银行、中信银行、上海银行和银联等金融类客户,也有OPPO和美的这样的大型制造业企业。

“他需要我们做高水平的技术、架构和业务咨询,需要托管运维和订阅服务,还需要有经验的专家协助解决问题”,姚宁说。这是目前一些大型用户选择的路线,也是同方有云这类服务商能在与公有云巨头竞争中生存下来的原因。

中国平安是一个用户类型的典型。它有着自己强大的Ceph技术团队,同时也需要同方有云为其提供咨询服务——主要集中在培训和规划咨询方面,以帮助其在架构上更好地应用Ceph——规避同方有云在过去数年钻研Ceph中踩过的那些坑。

在同方有云UDS发布后,上海银行成为了它的第一位用户。目前上海银行云平台加存储的规模已经超过了100个节点,单独的存储节点也有近30个,并在持续扩容中。作为典型的金融用户,上海银行UDS主要支持的是异地备份、多集群备份等。

目前,同方有云Ceph累计交付容量已经超过100PB。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