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老记者重访中关村 揭秘40年间的那些“深情往事”

2018-11-16 14:30 创新创业中关村

打印 放大 缩小

近日,中关村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新华社1200多名离退休老干部老记者分批来到中关村展示中心参访中关村创新成果展。

1200名老记者走进中关村

体验科技创新成果

中关村管委会主任翟立新向新华社离退休干部介绍了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40年来的发展情况,着重介绍了示范区在党中央的领导下,高举创新的旗帜,加快推进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进展。

在参观过程中,老记者们兴趣盎然、步态矫健,对中关村的科技创新成果认真倾听讲解,亲自体验了滴滴单车、旷视人脸识别、利亚德虚拟演播厅等项目,认真观看了小米之家、精雕雕刻机床、中智航无直升机、百度自动汽车、寒武纪人工智能芯片、石墨烯新材料等高科技产品演示。

老记者们纷纷表示来到展示中心,看到中关村大量的科技创新成果,倍感精神振奋,深感骄傲自豪;感受了40年创新发展,给社会带来的巨大变化,相信未来国家会更好,生活会更幸福;希望中关村企业继续改革创新,推出更具有革命性的产品。

揭秘一段新华社记者

与中关村40年的“深情往事”

有历史的地方就有新华社记者的影子,有故事的地方就有新华社的报道。

中关村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历史中,新华社记者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他们用笔尖和镜头记录了中关村发展的一幕幕,为中关村不断摇旗呐喊;新华社记者是这段历史的推动者,他们用独特的视角和手段帮助了中关村跨过历史的跌宕,为中关村不断撑腰打气。

在这1200名的老记者中,就有多位记者为中关村的发展做出了特殊的贡献。小编荣幸地采访了几位报道过中关村的新华社资深记者,让我们来听一听他们与中关村刻骨铭心的故事。

潘善棠

中关村关键时刻的“拯救英雄”

潘善棠,新华社高级记者,已退休。

1980年10月23日,被誉为“中关村第一人”的陈春先在中国科学院物理所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后平房仓库,悄无声响地成立了“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在几年内,这样的离经叛道在中科院掀起了轩然大波。有人形容,他们“成为中关村一支威胁着旧体制的幽灵”。一种较为普遍的舆论指责陈春先们“不务正业”“扰乱科研秩序”“腐蚀科技干部”,而最严重的指控则是质疑服务部的账目。面对困难,潘善棠两次采访陈春先,最后顶着重重压力,在深入核查、了解服务部的情况基础上,独立撰写了新华社内参,题目为:《研究员陈春先搞“新技术扩散”试验初见成效》。

这篇文章有1500多字,讲述陈春先创办服务部意义和取得的成绩,还介绍了中关村地区拥有的科技成果和人才优势,指出这些科学成果大多数留在论文、样品、展品阶段,处于“潜在财富”状态,不能迅速生产,取得经济利益。

1983年1月6日,《研究员陈春先搞“新技术扩散”试验初见成效》,在《新华社国内动态清样》第52期刊出。随后,多位中央领导同志分别在内参上作了重要批示。

稍后,《经济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内的新闻单位纷纷跟进报道。不仅对陈春先的包围不见了,更带动一批批深宅大院里的科技人员随之“下海”创业。之后的中关村,正如潘善棠内参开头所写,“中国科学院物理所等离子体物理研究室主任、研究员陈春先(共产党员),从1980年开始在北京市海淀区进行科技成果和知识向附近地方扩散的试验,近两年来,这个试验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一个类似国外的‘新技术扩散区’开始在北京海淀区出现。”

可以说,一篇内参给中关村发展带来了5年的稳定期,中关村爆发出震惊的生命力,很快出现了以四通、信通、京海、科海为代表的科技企业群体,“中关村电子一条街”初步形成。

夏俊生

中关村科技园区设立的“幕后功臣”

夏俊生,1947年9月生,河北泊头人, 1970年8月到新华社北京分社当记者,曾任新华社北京分社副社长、高级记者,现退休。

1987年,中关村面临着又一轮风暴。1986年上半年,全国清理整顿公司,由于政策界限不清,北京新兴起来的民办科技企业骤然锐减。当时有人向中央告状,称“中关村电子一条街”为“骗子一条街”。可以说,中关村电子一条街,自从诞生之日起,就始终在观念之战与主义之争的激流中沉浮,‘白眼’和‘红眼’汇聚起来的漩涡,时刻高悬在这条街的头上。

新华社北京分社记者夏俊生因而受命,采写一篇反映“中关村电子一条街”成就的报道,此时,夏俊生也对中关村产生了强烈的研究兴趣和写作冲动,他一口气写了5篇直接关系到我国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的调查报告。1987年11月30日起,这些调查报告开始在《国内动态清样》第3131期刊出,共刊发了4篇,每天两篇,连续刊载。而当时,《国内动态清样》每天刊发的报道不过10篇。

这组重磅级的调查报告立即引起了中南海的关注。1987年12月,由中共中央办公厅调研室、国家科委、国家教委、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协、北京市科委及海淀区政府等7部门20多人组成了中央联合调查组,对中关村电子一条街的科技企业进行了全面系统的调查。而研读夏俊生的报道成为调查组成员初始工作之一。

中关村不久便被批准为国家级高新区。时任中央办公厅调研室科技组负责人的于维栋受命担任中央联合调查组组长,他曾在《中关村科技园的决策过程》中回溯了这段历史:“中国首家国家级高新区——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是国务院在1988年5月10日批准建立的。国务院又是根据1988年3月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决定批准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决定,又是根据《中关村电子一条街》调查报告做出的。而中央联合调查组对中关村电子一条街进行调查,又是由新华社的报道引起的。”

曾担任北京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会长的纪世瀛,这样评价这两份内参对于中关村的意义。他认为,如果没有第一份内参,当初的服务部就会被扼杀在摇篮里,中关村的进程,保守估计,也要被推迟5年;而第二份内参,则坚定了中央支持中关村的决心。夏俊生则总结,自从“内参”刊发后,是否走中关村道路就再也没人争议了。

责任编辑:闫冬(QT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