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货柜首进北京地铁站 模式仍待检验

2018-11-26 08:37 北京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北京地铁一直被视为商业洼地,但近日也吸引了新零售业态进驻。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此前大火的无人货柜已开始在北京地铁站内铺设网点,成为在传统自动贩卖机以外,北京地铁商业的一次新零售尝试。此前,出于安全、成本的考虑,无人货柜并未将地铁站作为首先进驻的场景,而是在相对容易谈判的办公场景展开争夺。伴随办公场景发展“触礁”,不少企业开始找寻其他出路。不过,尽管“磕”下地铁站这一大流量场景,但仍然面临着商品、维护、配送等多方面的挑战。

铺进北京地铁

无人货柜虽然声音渐小,但风口未灭。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魔盒无人货柜已经悄然进驻北京地铁站。在地铁蒲黄榆站内,无人货柜和原有的自动贩卖机摆在一起,与有固定卡槽、只销售饮料的自动贩卖机不同,魔盒无人货柜里主要卖的是蛋黄派、薯片、火腿肠等零食,约有13个SKU。消费者通过支付宝或微信注册绑定后,扫码打开柜门即可拿取商品,关门自动结账。

与上海、杭州等城市相比,北京的地铁商业一直不算丰富。不过,在今年初,北京地铁运营公司董事长谢正光曾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除了乘车服务外,北京地铁正研究引入更多增值服务,其中包括各种新商业业态。今年10月,北京市商务局(原北京市商务委)、市发改委等七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进一步促进便利店发展的若干措施》中也提出将拓展便利店业态的发展空间,优化网点布局,今后地铁站内也可以引入连锁便利店品牌。

占地规模小、管理成本相对较低的无人货柜在一定程度上确实能填补地铁商业空白。此前,全家便利店就在上海以门店为中心试水在地铁站放置智能货柜。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表示,过去北京地铁由于考虑客流量增高时商业设施妨碍通行、换乘效率以及安全因素等,使得商业配置不够充分。但是消费者对于地下和地上的便利性服务需求愈发旺盛,尤其是对于年轻消费者来说,更需要通过便利店、综合服务设施等在公交枢纽提供应急性需求的满足。因此,为了迎合消费需求的转变,各种地铁便利性商业设施的尝试还是很有必要的。

流量双刃剑

地铁巨大的客流无疑是吸引无人零售商的关键。根据北京地铁官网数据显示,北京地铁公司所辖的16条运营线路每日的客运量为500多万到1000多万人次,无论是出于商品销售还是看中广告效益、数据需求,地铁站里都潜藏着巨大的商业空间。不过,在许多时段迅速增加的地铁人流量,也会加大无人货柜的管理难度。

人流量会带来更多生意,但也会拉高运营成本。来自货损、租金、维护等方面的压力是诸多无人货柜企业迟迟未进驻地铁站的主要因素。一位北京的无人货架企业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企业进驻办公室场景通常并不用支付租金,即使是这样,部分办公网点的销售也很难覆盖背后的平台研发、人工、配送等成本。而要进驻地铁站等客流量大的交通枢纽,租金一般都不会很低,这对无人货柜的运营会产生更大成本压力。

而RFID(无线射频)技术的货损问题放在客流量庞大的地铁站里就更是会被放大。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魔盒智能货柜采用的技术是每个商品上都贴有RFID标签,货柜通过识别被拿走的标签而发生扣款行为。

一位不愿具名的无人货柜技术服务商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由于地铁站的灯光、人群密度等都会影响识别率,即使是能较好解决货损问题的视觉识别技术,应用在地铁站也会存在瓶颈。对于这项技术来说,如果有人把RFID标签撕掉留在柜子里的话,就不会被扣款。消费者的购买行为会被记录下来,可以经过人工核查进行追责,但由于地铁站里是非固定的、随机的客流,追缴的成本也会很高。大家通常也不会对一个价值几块钱的商品进行各种追查,一般默认这一部分货损。

场景前路存疑

办公场景发展空间有限,无人货柜企业需要挖掘更多出路。不过出于安全性和成本的考虑,地铁站并不是无人货柜会优先考虑的场景。

相比来看,就北京商场来说一台自动售卖机大约3000元/月。无人货柜还有一块频繁补货物流成本和损耗。根据友宝自动贩卖机的年报披露,其在北京地铁站内单个售货机点位的租金有1.6万元/年和2.6万元/年两档。

“地铁里确实存在一定需求,但做零售肯定都要算着成本,如果真指望靠销售挣钱,这未必是一个特别好的生意。”上述无人货柜企业负责人直言。对于无人货柜来说,随着人口素质提升,偷东西的行为会减少,可能也不会有很夸张的货损。但在一些文明城市,在公共空间吃零食的人也会越来越少,对于无人货柜里销售的零食是否真的会有较大需求也存在争议。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高级专家庄帅认为,无人货柜进驻地铁站主要面临两方面的运营难题。一方面,相对于固定人群的办公场景,地铁里客流的消费习惯培养难度较大。地铁站的人流量很大,但都是匆匆而过的,逗留时间并不长,如何吸引顾客促成购买是个问题。零食类商品也不是刚需,可能只有个别消费者偶然购买,不会像此前自动贩卖机里的水饮销售好。

另一方面,尽管地铁站有安检、执法人员,并有统一的管理,不会发生此前办公室场景无人货架一片狼藉的乱象。但是无人货柜的补货时间要跟地铁的运营时间结合,货柜SKU数量有限,在客流高峰期很难进行补货工作,如果商品卖得好的话肯定就出现断货等情况。

下半年以来,伴随资本和投机玩家退出赛道,无人货柜市场也已经进入冷静时刻,留下个别供应链较强的公司在精细化运营。新零售分析师云阳子认为,无人零售终端是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地铁站作为零售场景也存在不少想象空间。但是对于无人货柜来说,使用哪种技术、选择什么商品、如何经营流动性顾客、怎样做好用户体验等问题,都还需要考究。

在庄帅看来,无人货柜本身就很难成为一种主流的销售渠道,而会变成原有零售业态的一个补充。比如可以作为超市闭店后夜间时段的补充,或者放在超市收银台外,进行一些应急商品的补充。另外,在购物中心、公园、电影院、网吧等会吸引消费者长时间停留的休闲场景放置无人货柜也会更有优势。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晓然 徐天悦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