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戴威“罪己诏”

2018-12-21 14:19 北京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成王败寇。

项羽不愿受辱,乌江自刎。李清照点赞“不肯过江东”,杜牧则给了差评,“卷土重来未可知”。

戴威是粉杜牧的。在ofo大厦将倾之际,戴威消失数月,后来他说曾想过放弃,但最终还是选择坚持下去。

然而留给戴威的时间,和中国男足一样都不多了。

整整一年,融资失败,出售失败,裁员,搬家,被供应商告上法庭,被用户挤兑押金,被媒体反复按在地上摩擦,全民围观ofo在ICU里的求生欲。

人需要体面,企业何尝不需要尊严。如此钝刀子割肉,人心难以收拾。

仅仅三年,ofo就从众星捧月作鸟兽散。资本固然逼宫,但管理层的好大喜功和门户之见更为致命。“90后”戴威和他的小兄弟,主少国疑,与“伯乐”朱啸虎翻脸,又轻佻地拒绝了腾讯B轮,再跟“金主”滴滴掀桌子,梁山不是你林冲晁盖的,而是我白衣秀才王伦的。

火拼的后果就是寡助,ofo没有得力人才帮它建立对标大公司的财务、人事制度,一旦野蛮时代戛然而止,高下立判。须知道,“正确的路线制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

资本是水,企业是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创始人想要控制公司没有错,但不审势则宽严皆误,后人创业要深思。

及至盛极而衰,ofo的自救昏招迭出,都算不上困兽犹斗,更像破罐子破摔。为了活下去,ofo诱导用户将押金转为余额、P2P,更新计费规则算计用户,急于将自行车广告位变现,甚至在公众号上为“三无”产品发软文,人心尽失,贻笑大方。

重新现身的戴威,一个月之内,在公司内部发了两封公开信。第一封说“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第二封称“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不知这算不算戴威的“罪己诏”,言辞尚温,然悲情最是无用,观众已经离场。四面楚歌之下,唱着“虞姬虞姬奈若何”,听着都时日无多。

就连法院也已发出“限制消费令”,戴威将不得坐飞机高铁,不能入住星级酒店,不得买房买车,不得旅游度假。戴威的人设依然善良,却不得不接受“老赖”的标签。这对出身优渥、心高气傲的戴威而言,更难将息。半截英雄,最让人咀嚼。茨威格在《断头王后》里写道,“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形势比人强。不仅ofo重重摔在地上,连共享单车本身,都被打入了冷宫。繁华散尽,只有青山如洛。大家都犯了错,但市场必须试错,才能分出胜败。代价虽高,浪费虽重,却是市场推崇的“自负盈亏、愿赌服输”。这样一部创业史,远比一路开挂的“魔晶”,更符合概率,更符合人性,更符合常识。

汉武帝下了罪己诏,而后有昭宣中兴。可惜,戴威身边没有大将军霍光,也没有大管家蔡崇信。

北京商报首席评论员 韩哲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