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莫成“搬运工”“剪刀手”乐园

2018-12-24 11:04 解放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日前发布的《2018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6月,综合各个热门短视频应用的用户规模达5.94亿,占整体网民规模的74.1%,且年轻态格局突出。但同时,短视频成互联网版权侵权重灾区,盗版致行业损失百亿元。当“内容变现”成为热词,版权保护如何及时跟上,或许是视频行业必须思考的问题。

行业巨头纷纷布局

地铁上,抖音“神曲”不绝于耳,15秒的视频牢牢占据观众注意力,也在某种程度上重新定义了“短视频”。从娱乐、社交到新闻资讯,全面爆发的短视频行业,在类目上进一步细分,竞争此消彼长。

今年8月,快手推出两款全新短视频应用“宇宙视频”和“UGet”,前者聚焦资讯类短视频,后者更强调与用户的互动性。腾讯继上线微视、yoo视频之后,近期又推出“哈皮”,据不完全统计,腾讯已至少上线14款短视频应用,大部分主打社交场景。爱奇艺今年上线“纳逗”,网罗热门影视综艺、娱乐资讯、旅游时尚等内容。B站也悄然推出“轻视频”,界面风格与抖音、微视类似,并且支持弹幕功能。

注意力经济时代,用户即流量,谁能在碎片化时间中留住用户,谁就能在“内容变现”上占得先机。行业巨头纷纷布局短视频,使得竞争日益加剧。数据显示,2018年短视频行业市场规模已超100亿元。同期数据显示,短视频在整个移动互联网用户中使用市场占比从去年9月的3.6%,攀升至今年9月的8.8%,已接近传统的长视频行业。进入2018年岁末,短视频成为所有移动互联网领域中,用户和使用时长增幅最快的领域。

“今年移动互联网行业用户数已超过11.2亿,它的最大红利来自短视频。”百度好看视频APP副总经理安承海认为,“短视频内容量越来越多,但最重要的依旧是原创优质内容。”他介绍,好看视频从去年11月上线至今,用户规模已超2亿。“未来,短视频要继续占得市场份额,内容方面一定要往垂直专业化走,而不是一个账号去包揽很多方面的内容。”

侵权界定难、维权更难

一方面是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另一方面,短视频正沦为抄袭和侵权的重灾区,“搬运工”和“剪刀手”未经许可,擅自搬运、剪辑、传播优质短视频,令维权困难重重。日前发布的《短视频行业版权侵权问题调研报告》指出,在2017年、2018年短视频行业整体爆发的时期,同时伴随着严重的版权侵权问题。报告估计,仅去年,观看盗版视频且没有为正版视频服务付费的用户,至少会给行业带来136.4亿元的用户付费损失。

据冠勇科技2018年监测数据统计,在中宣部版权管理局2018年重点预警名单及委托监测的1274件作品中,排除片花等视频宣传短视频,10分钟以下未经授权短视频数量达到46.2万条,且超过50%属于3分钟以下短视频。“这些海量存在的疑似侵权的短视频在互联网上大量、广泛地传播,其中侵权最多的是体育赛事,世界杯期间一条精彩的进球集锦可能带来大量的未经授权的传播。其次是综艺节目、电视剧和电影。”冠勇科技创始人兼CEO吴冠勇说。

对于短视频领域而言,面临的问题是互联网上版权认定的困难。中伦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马远超表示,“问题复杂程度远超之前长视频的现象和规则。”例如,类似“几分钟说电影”的短视频是否构成侵权,目前在司法上没有明显的判例。在没有长时段的整段切割的前提下,不少片方几乎是乐见其成,希望以此种短视频的形式进行院线电影的口碑传播。

今年11月,国家版权局网站发布消息称,按照“剑网2018”专项行动部署,先后约谈了抖音短视频、快手、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等15家短视频企业。通过一个多月的整改,平台共下架删除各类涉嫌侵权盗版短视频作品57万部。吴冠勇介绍,目前对于明显侵权的短视频,仍以通知删除、及时下线为主。“建立由权利人、平台方、行政部门、司法部门以及第三方监测机构共同规范的短视频监测保护机制,已迫在眉睫。”(记者 张熠)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