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举办青少年网络健康成长沙龙

2018-12-28 14:35 中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短视频为什么吸引青少年?短视频对青少年知识学习产生了什么影响?短视频平台又该如何为青少年提供优质内容?

12月25日,抖音青少年网络健康成长研究中心主办了第三期青少年网络健康成长沙龙,8名专家学者、抖音平台优质创作者在北京聚在一起,从学术的角度剖析数字时代儿童认知与知识获取的模式,并分享创作青少年视频的心得。

沙龙现场

事实上,如今,青少年不可避免地会接触到各式各样的互联网信息,青少年网络习惯会直接影响其健康的成长,而除了学校、家庭之外,媒介平台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副教授王福兴认为,在新的环境下,知识获取的方式与传统媒介时代发生了变化,触屏媒体手机或者基于联网的其他触屏客户端对青少年产生了新的影响。

“无论是什么样的形式,这个东西是不可阻挡的,整个成人世界里也在使用,孩子早晚也会使用。”王福兴说,他们研究发现,触屏的媒介可以促进儿童和青少年的认知学习,因而如何善用触屏媒介中的学习素材对孩子而言非常重要,“比如我们搜集的一些相应的文献,就发现使用这些触屏媒体,他们对于学习,尤其是对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英文缩写)的一些学习,像科学知识的学习、时钟的学习等学习都有积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童小军则介绍了短视频平台中正念的内容与传递。在童小军看来,健康成长包括了身体、心理两个层面,心理健康更多体现在孩子与外界存在交往的状态。她建议,如果在平台上有正向的引导和传播,孩子身上可以有一些正念的学习,他们就会掌握到如何在社会行为上如何能够更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更好地保护自己。

短视频如此流行,那么,到底短视频会不会对孩子的注意力、认知造成影响?台湾辅仁大学心理系副教授黄扬名给出了积极的答案。

黄扬名说,短视频通常声光效果非常好,从心理学角度“就会告诉你这个东西就是吸引你的”。在他看来,评判短视频对青少年有什么影响的时候,必须搞清楚青少年在短暂的时间里面做了什么事情。

“如果我们今天可以把知识做拆解,而我在这一两分钟里面交代清楚一个概念,通过短视频的方式让孩子去学习,可能是有好处的。”黄扬名分析,传统的学习模式下,老师会讲非常多,但孩子其实也真的不能够专注那么久。当把知识拆解的时候,孩子反而有机会真的学到一个一个小环节知识,“甚至因为它很短,你可以重复让孩子接触,他就有机会把这些东西积累起来变成他自己的。”

他进而指出,人们可以更善于利用破碎化时间,比如,等待迟到的朋友时,可以思考在这短短几分钟之内有没有可能去学习、获得知识,短视频正是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方案。总之,短视频对孩子注意力、认知的影响不见得是负面的,而是要看如何运用。当人们掌握认知、注意力是怎么运作的,就有机会去发挥短视频的优势,给孩子带来正面影响。

短视频也给青少年公益传播带来了机遇。对于学者谈到的学习知识的趣味性、孩子的接受能力,在沙龙现场,《中国报道》杂志执行主编、“女童保护”基金管委会委员徐豪很有感触。他说,“女童保护”最新研发了一个青春期孩子教育的课程,专家给的反馈是“课程太长了,互动性比较少,不知道学生能不能接受”,“随着媒介传播方式的发展,我们就更关注传播的效果和接受的方式”。

徐豪还注意到抖音关爱青少年的一个片段。那是某个篮球大V的直播,篮筐下面站了几个未成年人,“这个直播当时被掐掉了,我觉得抖音做的特别好”。而一些平台中有的视频是存在扮丑等现象,如何积极引导孩子看待这些内容,知识传播视频怎么样让青少年更好学习,这是需要专家学者探讨的方向。

除了专家学者从学术角度的讲解之外,抖音平台优质创作者也在沙龙现场精彩亮相,分享自己的创作心路。

孙志立是抖音账号“英语影视配音员 孙志立”的负责人,他觉得,抖音短视频平台重新定义了什么是知识,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有引文、有实证研究等撰写论文的流程,也不再是把电视或著作里的知识点提纲挈领地重新梳理一遍,“抖音上的知识开始变化了,知识里面的内涵开始出现技能,也就是说,抖音第一丰富了知识的内涵,第二使得知识让受众的生活可能变得更美好”。

这些视频在不少领域各有特色,在果壳旗下趣味实验、知识科普账号“酷炫实验室”负责人唐智炜看来,面对信息爆炸的年代,科学内容要想与美食、旅游、娱乐等轻松话题竞争,必须思考选题、视觉、平台的特殊性这三个问题。如果可以做得更好,就能获得更多的流量和关注。

“在抖音上面的运营,其实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科学知识和平台结合,就是科学传播的一种可能性。”唐智炜说,从上学的时候,人们可能觉得做科研是一系列枯燥实验的不停重复,尽管科学本身就是一件枯燥的事情,但如果跟平台结合,可能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会让我们觉得科学传播本身是一个艺术。

同样在军事、生物等多个领域活跃的王驿,对青少年的科学传播也颇有感触。王驿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他在工作之余做了知识科普账号“大科学家来了”,到现在为止,他参与或者间接参与的抖音账号可能有十几个。他重点介绍了视频里经常出镜的中国科学院老科学家科普演讲团。这批老科学家平均年龄70岁左右。有时候,一次录制一口气回答60个问题,对于70、80岁的老师而言,录制非常辛苦,但所有的老科学家都能做到配合回答完这60个题。

地球地理冷知识科普账号“地球村讲解员”负责人王安稳的梦想,则是让孩子的眼界不会局限于当下。在“好奇者一号”拍摄的照片中,地球只是一个蓝点,王安稳希望,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任何事情能看得更开,做决策的时候能有更多的选择,“怎么样通过短视频让孩子拥有更辽阔的视野,我觉得,青少年比我们想象中的要聪明太多”。

在一期外星人题材的1分钟视频中,王安稳团队改了20多遍,在其看来,这种视频承载了情怀,当任何一个小朋友学习完视频,世界观可能就会不一样了,不会只想着“分考得高不高”、“小朋友欺负你、我再欺负他”。

抖音青少年网络健康成长研究中心执行总监刘志毅说,抖音始终坚信,更好的知识传播一定是一种更好的提高素养的防火墙,好的保护一定是超越保护本身的。在抖音中,“不光有小哥哥、小姐姐,还有在座这么多专家教授,他们也在用自己非常善良的初心和情怀来一起帮我们搭建一个更好的内容平台”。

抖音运营相关负责人表示,抖音要做的是帮助大家更快地能够匹配到其感兴趣的内容。这也是举行此次沙龙的目的,即吸收公众对于关注抖音、企业责任感、青少年领域的更为专业的意见,今后将把这些意见能够融入抖音产品的不断完善当中。

相关负责人表示,抖音一直在开发关于未成年的产品系统。比如设置时间锁,当儿童使用时间超过了一定时间之后,他的手机可能就会锁住,需要得到家长允许才能够再次打开。此外,抖音计划计划推出青少年版,把大家甚至学习、科普、中国的传统文化国粹都纳入其中,让青少年在刷抖音过程中看到更好的内容。

公开资料显示,抖音青少年网络健康成长研究中心成立于2018年6月,主要应对抖音短视频平台上可能发生对可能青年不当的内容,以及青少年可能遭受的伤害,同时用正向的价值观、内容引导青少年在网络上获得发展和参与创造的权利。

责任编辑:闫冬(QT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