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一家北京企业的创新力养成

2019-03-07 09:14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从北京南城的一个路边摊到拥有49家连锁门店,解决几千人就业,南城香的老板汪国玉花了超过20年的时间。

2015年之前,南城香堂食业务不景气,企业发展陷入困境。转折点也正是在这一年,汪国玉看到了外卖的飞速发展,决定接入外卖平台,随后通过外卖实现连续两年营收和利润同比100%的增长,成为美团外卖快餐品类单店的销售冠军。

如今,回顾自己创业成功的经验,汪国玉认为餐饮外卖的数字化升级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外卖平台除了带来订单和提供配送,还可以帮助商家进行数字化升级。”汪国玉说,与传统餐饮区别,上线美团外卖后,南城香可以获得更多数据维度的运营建议,“美团外卖业务经理每天都会给我们提供数据信息,包括出餐时间快慢、顾客口味的反馈以及骑手在门店停留时间等等。”通过这些数据,可以有效评估商家线上运营效果,从而进行优化改进。

南城香的成功,正是美团通过构建生活服务业平台,助力商家、行业和社会数字化发展的缩影。创业9年来,美团始终坚持商业模式的创新和技术的创新,通过科技助力商户的供给侧数字化,以此驱动行业发展,最终通过带动商家更好地发展,促进社会的新就业。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坚持包容审慎监管,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发展,促进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健康成长。”作为科技平台,美团在促进服务业发展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创新引擎转移到中国

过去20年,商品的电子商务行业诞生了亚马逊、阿里、京东等大公司,总市值超过万亿美元,但相对市场更大的服务业电子商务行业,拥有更大的市场空间,更多的机会,但也更艰难,需要更多的模式创新和技术研发,更大的耐心和更宏大的愿景。当然这也是中国高科技发展领先全球的新机会。

2月下旬,全球最具创新力公司正式花落一款中国超级应用软件公司——美团。这一事件得到了全球媒体的关注。

给出这一结论的,是美国的《Fast Company》杂志,这家美国杂志记录了20多年来美国科技界的推动者和颠覆者,“最具创新力”一度是硅谷互联网热潮的代名词。

美团因为“开创交易型超级应用”而位居首位。去年,全球最具创新力的公司是苹果,排名第二的是奈飞,更早以前是亚马逊和谷歌,今年,则第一次由美团和Grab两家亚洲公司获得这一殊荣。创新的引擎,正在从美国硅谷转移到中国。

正如著名商业作家秦朔写道:“当我们观察过去几十年科技公司的创新史的时候,不难发现,美国的就是创新的,就是世界的……但全球商业创新的一个新时代其实已经开启。那就是,中国的是创新的,中国的是世界的。”

为什么是美团?美团的创新在哪里?

在商业模式上,美团的“开创交易型超级应用”,简单来说,即是一个可以交易的“超级平台”,通过这一超级平台,截止到2018年9月30日止过去十二个月,美团的年度交易用户总数3.8亿,平台活跃商家总数550万,平均每位用户交易笔数22.7,业务覆盖2800个县市区,而且这些数字还在快速地增加。美团已经成为中国领先的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平台,并在到店餐饮、外卖、住宿预定间夜量等多个细分领域位居行业第一。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在美国很难找到一家像美团一样提供广泛服务的公司。该公司的服务既包括像团购网站Groupon的优惠券服务、餐厅点评网站Yelp式的点评服务、Grubhub的外卖服务,也有与旅游网站Kayak相似的旅游服务。

2017年底,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与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在上海的一家餐厅吃馄饨、生煎,后者还向库克传授如何用智能手机下单和付费。库克在自己的中国社交媒体账户上发了一张照片,称这次访问让他看到了“伟大的创新”。

模式创新之外,美团亦追求于技术的创新。自2010年美团诞生以来,其创始团队就相信,科技将使人们的生活更加美好。美团亲历了科技不断改善人们的日常生活、改善商家的日常经营。

以外卖为例,虽然外卖看起来很简单,但其中的技术含量却是世界级的。几百万商家、几十万送餐骑手、数以亿计的用户背后,是美团上万名工程师和技术员日夜不息的研发,是强大的AI技术和系统运营能力。

美团外卖的智能调度系统,最早是用简单的人工运营规则,然后是用离线机器人的方法,现在是用深度学习支持的自然语言处理执行文本分析、语义匹配及搜索引擎排名,以便在用户搜索时返回最相关的商家及服务。

顾客点餐,系统估算时间后,要做配送路径优化,快速搜索到底朝哪个方向可以走,配送给哪个骑手是可行的,然后做回归分析,最后再做迭代优化。此外,大规模的实时优化、秒级计算完成后,可能又会有变化,比如某个用户突然在某地又下了订单,这就导致之前的最优解失效,系统马上又要做出适应性改变。

这种技术的创新,亦是客户驱动型的创新。目前,美团点评在高峰期每小时要支持29亿次的路径规划算法,在平均55.2毫秒内计算出97%的最优配送路线。美团构建了一个高度可扩展且能够快速迭代的SOA基础设施(以服务为中心的基础设施),单日远程过程调用创下4000亿次的记录。目前,美团的外卖日订单最高已突破2400万单。

技术的创新使得美团60万日活骑手能在最短时间内将外卖送到消费者手中,让大家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张静是北京一家三甲医院的耳鼻喉科病房医生,因为工作的特殊性,时常错过单位饭点,一袋泡面“对付一下”成了一种常态。美团外卖让这个困扰得到了圆满解决,每天抽空提前手机点好餐,无论什么时间走出手术室,张静都能吃到自己喜欢的“热乎饭”。

今年1月份,基于“美团大脑”的无人配送家族所有成员首次在第52届国际消费性电子展(CES)亮相,而国内,这些成员已经先后在北京、雄安新区、深圳等室内外多场景进行测试运营,覆盖了半开放道路、封闭园区及室内楼宇等多种配送环境。

创新精神已经融入美团的企业基因中,无人车的研发、大数据的应用、为商家提供数字化的能力等等,美团正在围绕生活服务业扎根,而其中服务商户,提供供给侧数字化,成为关键的新起点。

■ 供给侧数字化的新革命

从需求侧的数字化到供给侧的数字化,美团正在纵深发展。

在用户端,美团如今已经布局了美团、大众点评、美团外卖等APP,用户同时可以通过微信、QQ等国民级应用享受美团的服务。

而在日常生活的场景中,到店消费时,有餐饮、电影票、酒店、休闲娱乐、丽人、美发、景点门票、运动健身甚至结婚、摄影等全方位的生活服务。如若用户在家消费,可以享受美团外卖、闪送和小象生鲜等服务。在路上时,美团通过酒店、火车票等服务,满足用户的需求。当用户消费的全场景数字化后,美团亦需要更好地为用户提供高品质的服务,所以商家的数字化服务迫在眉睫。

为此,美团通过科技创新,大数据、AI、物联网、LBS等服务,助力商家,通过营销、IT、配送、供应链、店面经营和金融六大服务,助力商家。

“数字经济分需求侧的数字化和供给侧的数字化,过去二十年,需求侧的数字化逐渐完成了,但是在供给侧的数字化才刚刚开始。需求侧和供给侧相结合,数字经济才完整。”2018年11月8日,王兴出席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时,首次提出供给侧数字经济的观点。

以餐饮行业为例,王兴谈道,“吃饭的人都是需求侧,餐厅是供给侧。餐饮这个行业有很多链条,餐厅要往上游去采购,雇服务员,买很多设备等,分很多层次,所以这个数字化进度相对慢一些,需要逐步展开。只有把供给侧逐步数字化以后,整个数字经济才完整,整个链条才打通。”

美团为商家提供的营销服务,通过巨大的流量和多重交易营销组合,助力生活服务业商家开拓市场,进行品牌推广、吸引新老客流、提升销量、优化体验。

当老字号触网之后,亦能焕发新的活力。张烤鸭于1988年在成都创立,已有30年历史。作为一家传统餐饮门店,以前是被动等客上门,2012年开始在美团的帮助下,实现了主动出击。

张烤鸭现在的老板张宇是一名80后留学生,刚回国接手父亲生意时,发现顾客群体严重断层,50岁以上的老顾客是主力,年轻食客寥寥无几。借着年轻人移动互联网天生敏锐的嗅觉,张宇在2012年和美团、大众点评等互联网平台合作团购券产品。一段时间后,跟着平台而来的年轻食客逐渐增多,店铺开始焕发新活力。

凭借多年的良心经营和食物口碑,张烤鸭青石桥店入选2018大众点评必吃榜成都必吃餐厅。在榜单发布一个月后,餐厅客流量创下30年来的历史新高,晚上9点半都还有食客在排队等待。不满足于此,张宇又选择了大众点评的推广通服务,用平常同样的推广费收到10倍以上的销售额回报。生意好的时候,甚至一天可以卖出200多只烤鸭。

除此之外,美团通过优化生活服务业商家供应链管理,构建面向中小餐饮门店的高效、透明的供应链,满足中小餐厅在食材及餐饮相关产品上的一站式采购需求,解决了众多餐饮商家长期的痛点。

美团旗下快驴进货平台,通过对接美团供应链服务,餐饮老板能够以更低进货成本、更高效率来获取安全可靠的食材供应,从而将更多精力投入客户服务。

通过科技能量填补生理缺陷,快驴进货为残疾人就业带来了新的转机。

鑫鑫大碗面是60多岁老两口开的小吃店,老大爷刘致敬是残疾人,一只胳膊少了半截,平时采购米、面、油等重物比较吃力。

2018年6月,夫妇俩接触到快驴进货。快驴作为一站式餐饮供应链平台,通过APP下单,就可以为刘大爷提供包括米面粮油、蔬菜鸡蛋、肉禽水产、调料酱菜等商品,成本降低了不少,产品还能够直接送货上门。以前,刘致敬去一次菜场,一来一回要大半天,如今这些时间和精力可以省下来了。

快驴进货业务2018年起已规模化运作,截至2018年年底,已经在全国布局了21个省,38座城市,350个区县,年度活跃商家数约45万。这意味着,更多像刘致敬这样的人,可以享受到科技带来的服务。快驴用技术力量,在不知不觉中赋能每一位残障人士,填补他们身体上的缺陷,增强他们心理上的获得感。

助力商家发展,而不是颠覆商家,这是美团服务的初心。正如王兴说道,“一方面,美团作为一个科技平台,需要创新引领,做好数字化的产品,去助力传统的商家,帮他们数字化;另一方面是融合发展,全国有800万餐厅,有很独到的味道,你不可能去颠覆它们,所以不要去想科技企业颠覆线下传统企业,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新技术带动新就业

2月28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361万人,比上年增加10万人。

新技术不仅仅为消费者带来便捷的服务,赋能商户提高效率,而且还带动新就业,以美团、京东、滴滴等代表的互联网+公司,服务消费者,推动经济高质量成长和传统行业转型升级之外,也为中国的劳动就业等民生问题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京东集团目前拥有零售、物流、数字科技三大核心业务。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京东集团拥有的全职员工数量超过17万人,以物流为基础的供应链网络覆盖100%的大陆行政区县,间接拉动的众包配送员、第三方商家电商专员等就业人数上千万。

滴滴平台已经解决了133万失业人员的就业问题,其中在加入平台前失业1年以上的司机占比超过12%。除此之外还有137万司机来自零就业家庭,对他们来说,滴滴平台获得的收入是全家的生计保障。

美团通过美团外卖和智能调度系统的创新技术,美团外卖实现了日订单2400万单,商户数量超过360万家,日活跃60万外卖骑手,2018年就给270万骑手发放了工资。以360万家餐饮商户为例,中小微餐饮企业据统计平均服务员人数超过10人,美团通过为餐饮商家提供的营销、IT、配送、供应链、店面经营和金融六大服务,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极大提高商家的运营效率和存活率,间接促进就业质量和收入水平超过3600万人。

就业人口,正从工业转移到服务业,而通过技术创新驱动服务业发展,是造就服务业新就业的关键。

近年来,全球服务业正在快速增长,服务业产出和就业比重持续上升,已经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复苏与发展的主要力量。早在2010年,美国、德国、法国等发达国家的服务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已达70%以上。

作为一个制造业大国,2005~2015这十年间,中国的服务业发展更为迅猛,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从2005年的40%上升到2015年的50%以上。当前,服务业已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吸纳就业的主要渠道。

从增长速度来看,近几年来,中国服务业增速已经大大超过第二产业的增速;从三大产业增加值在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来看,服务业增加值的比重已连续多年超过第二产业,2017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1.6%,已经占据“半壁江山”;2017年第三产业就业人员占全国就业人员的比重达44.9%,比第二产业28.1%的数字高出16.8个百分点,并且第三产业就业人数占比继续扩大,已成为吸纳就业的主要渠道。

据2019年初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的《新时代 新青年: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显示,美团外卖31%的骑手来自去产能产业工人,有效缓解了就业人口从工业转移到服务业的压力。

服务业的发展,不仅要带动就业,还要满足用工需求,更有效的方式,是要提高服务业者的劳动报酬。

技术的进步正使得劳动者的报酬显著提高。2005年,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学教授Gregory Clark在《政治经济学》期刊上曾发表《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1209-2004》。在文章中,Clark通过对1209-2004年英国真实工资序列进行整理后发现,1800年后工人工资快速增长超过此前,是工业革命的受益者。

当今,互联网的发展将给出更强烈的对比。于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会经常见到这样的场景:接入滴滴平台的出租车司机,接完一单马上会有距离、时间最合适的下一单,相比于之前的“扫街”找乘客,效率大大提升;大数据会告诉便利店的老板,一款网红甜点明天进多少量会最大程度接近销量;餐馆从自养外卖员到接入美团等平台,成本大降,后者收入也显著提高……

据美团外卖数据显示,美团外卖如今日活跃60万外卖骑手,其工资收入也高于传统制造业收入,而且时间上相对自由。

据2019年初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的《新时代 新青年: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显示,美团外卖自营骑手收入最为可观,收入多在6000-8000元。众包骑手多采用灵活就业方式,骑手收入多在4000元以内,基本和从事其他工作收入相当。

美团外卖骑手国贸站站长左申平,是“城市新青年”的代表。2004年来到北京,他先后从事过保安、快递员的工作,直到2017年11月加入美团外卖国贸站,成为了一名外卖送餐员。在外人看来稀松平常的配送工作,左申平偏偏从中钻研出“道”来。左申平白天看导航送餐,晚上回家琢磨路线怎么走能节省送餐时间。无论订单上的路途有多远,他都坚持送餐,因为他始终坚信:成功没有捷径,付出和回报永远是成正比的。入职后第二个月工资就拿到了9000元。

2018年初,他被站里选举为组长。第二季度连续三个月,被评选为美团外卖国贸站的单王。7月,他被公司提拔为储备站长。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左申平毫无保留,把自己的送餐经验全部分享给站里的骑手兄弟们,帮助他们提高送单量,确定奋斗目标。在左申平的带领下,他所在的站点2018年8、9月份,被连续评为五星站点。左申平用自己的努力和付出证明了,生活总会眷顾努力的人。

2018年9月20日,美团点评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上市后王兴对员工谈道,上市意味着成为一家公众公司,意味着更大责任。作为平台型互联网企业,我们不能仅仅用法律、义务这样的底线来要求自己,而是要更加自觉、更加主动地承担社会责任,创造社会价值,构建一家社会企业。

如今,美团正在战略聚焦 Food + Platform,以“吃”为核心,建设生活服务业从需求侧到供给侧的多层次科技服务平台。美团获得全球最具创新力公司,也意味着世界的创新引擎,正从美国硅谷转移到中国北京。

责任编辑:陶国琪(QT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