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超预期 Facebook走出漩涡了吗?

2019-04-26 09:24 北京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季度财报带来了Facebook回血的信号。超预期的收入和月活跃用户数,似乎在向市场证明,Facebook已经趟过了流年不利的时光。不过,外界的质疑与监管仍在持续,对手的追赶与创新也从未停歇。而在一次又一次掩盖、道歉、坦白的循环后,Facebook要留住人心,并不是扎克伯格的一句改革就能做到的。

高歌猛进

刚从2018年的谷底爬起来,Facebook的开年业绩格外引人注目。4月24日美股盘后,Facebook公布了2019年一季度的财报,喜从中来,几乎很难看到悲惨2018的影子。

150.8亿美元的一季度营收,虽然只比预期的149.8亿美元高了一点,但相较于去年一季度的119.7亿美元,已经大涨了26%。

就互联网企业的命门——活跃用户数而言,Facebook的表现也算稳定。数据显示,其一季度日活跃用户数(DAU)为15.6亿,与分析师此前的预期相差无几吗,同比增长8%;月活跃用户数(MAU)则为23.8亿,稍高于分析师预期的23.7亿,也同比增长了8%。

虽然DAU和MAU的增速并不算高,但对于这家步入中年危机,又遭遇了一整年滑铁卢的社交巨头而言,能实现26%的营收增长已属不易。因此,华尔街的态度十分看好。周三盘后,Facebook股价一度涨超9.3%,超过192美元。如果涨势能继续延续至周四开盘,将创下2018年8月以来的新高。

不过,也有声音表示异议,英国《金融时报》就点出,这是该公司2012年IPO以来的最慢季度营收增速。

隐私丑闻也并非完全没有影响。“在2019年第一季度,我们合理估计了可能的损失,并记录了30亿美元的预提,”Facebook表示,其第一季度业绩包括一笔30亿美元的法律费用,这笔费用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正在进行的一项调查有关,估计“损失范围在30亿-50亿美元”。

因此,受这30亿美元的罚款准备金,及招聘大量员工应对隐私安全与不良内容问题的影响,Facebook在一季度的总成本同比激增80%,达到117.6亿美元,净利润降至24.29亿美元,同比锐减51%,利润率仅有22%,远低于去年同期的46%。

事实上,就股价表现来看,投资者对于Facebook的态度已经开始反转。今年以来,Facebook股价累计涨超35%,与去年12月的低位相比,已经反弹逾45%。

Facebook股价

“广告商更在意转化,不太在意道德风险,只要流量在,广告商的投放不会受太大影响,”大咖网创始人冯华魁分析称,“目前Facebook的对手没有对其构成太大挑战,虽然它在美国受到数据泄露的指控,但其实在全球整体的增长还是可以的。所以整体用户量情况还算不错。法律风险带来的影响更多是品牌和压力,包括不断的舆论危机。”

丑闻与变革

“进一步推进用户隐私保护功能,将是未来五年甚至更长时间内公司所关注的主要任务”。

2018年的噩梦过去后,Facebook对于隐私的重视终于姗姗来迟。在公布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再一次强调了这艘巨轮未来的方向,先是声称公司在用户隐私保护上已经做得十分出色,如Messenger和WhatsApp;但也坦承,在一些重要市场,如美国和日本,这一项技术并没有做到极致。

求变之心早已有之。今年3月初,扎克伯格抛出一篇3000多字的文章,题为《以隐私为中心的社交网络未来愿景》,对外宣布了Facebook未来的转向。在文中,扎克伯格表示,将按照WhatsApp模式,强化Facebook中一对一或组群间的对话功能,并希望在此基础上建立包括视频聊天、移动支付、电子商务等多个功能,让Facebook朝着全方位的私人服务平台方向发展。

扎克伯格的举动引来哗然一片,外界纷纷将其视为从Facebook最初模式入手,进行根本性的转型。毕竟,过去的Facebook一直以开放互联为自己的社交根基。“这标志着,靠收集用户数据发家致富的Facebook,战略发生了大逆转。”美国科技媒体Verge一针见血。

伴随锐意变革而来的评论有好有坏。彭博社称,Facebook如果加强了对信息隐私性的保护,那么将有助于解决被用户与政府监管者诟病多时的信息安全问题,也有助于阻止社交平台上虚假、暴力信息的传播。

与此同时,质疑声也源源不断。加密个人聊天软件如何盈利就是难题之一。鉴于Facebook的商业帝国以公开平台为基石,平台上的海量用户可以使Facebook获得巨额的广告收入。此次公布的一季度财报就显示,广告依然是营收的主要来源,为149.1亿美元,其中,移动端广告营收占比为93%。

据美国CNBC报道,已经有部分公司自去年年初停止支付Facebook和Instagram的广告费,原因之一就是担心Facebook的隐私政策会不利于他们定位到受众。火狐浏览器开发商Mozilla、网络开发公司Basecamp、软件公司Approyo等都曾公开宣称不再投放广告于Facebook及旗下的Instagram。

不过冯华魁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转型的具体政策以及转型后的具体影响目前还不清楚,但作为这样一个大流量平台,也会考虑广告主的流量诉求,应该会用各种手段来保障其营收。无论封闭或者开放,如果能保障流量,对于广告商的影响也不会那么大。

监管与竞争

从“开放互联的公共平台”到“以隐私为中心的社交网络未来愿景”,扎克伯格的求生欲如此迫切,与过去一整年的风口浪尖有关。

剑桥分析公司的丑闻后,Facebook的问题浮出水面。层出不穷的隐私泄露、干预选举,再加上CEO的退缩和无作为,使其彻底成为“人民公敌”,全球用户愤而卸载。

《Facebook的地狱15月》,2018年5月《连线》杂志的封面以此标题,并配上了扎克伯格的单人图片。

连线杂志

转型是扎克伯格的无奈,也是必然。私密正在成为互联网用户的焦点,正如“阅后即焚”带火了Snapchat一样,相较于公共平台可能带来的声誉风险和普遍骚扰,私人、短暂和面向群体的社交需求正在成为新的社交趋势。

但转型注定要面临阵痛。就在Facebook宣布变革后一周,扎克伯格又发布公开声明,宣布了Facebook首席产品官Chris Cox和WhatsApp主管Chris Daniels离职的消息,前者是Facebook的元老级高管,被认为是扎克伯格的左右手。

《连线》杂志原因Facebook员工的说法称,转型的确是Cox的离职的主要原因之一。一旦Facebook的核心属性由“公开”转为“私密”,这位产品负责人往常的投入,比如对抗假新闻和仇恨信息的工作,难度系数将会提升。

当然,即使锐意变革,Facebook的信任危机和监管难题依然难以解决。FTC最高50亿美元的罚款就是例证。《纽约时报》曾得到一份Facebook数百页的内部文件,该文件显示,Facebook与诸多公司存在多年的数据交易关系,为其提供了用户隐私访问规则以外的更多接口,包括苹果、微软、亚马逊、Netflix等。

在反垄断方面,也有越来越多人加入对Facebook的讨伐,今年3月,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还曾提议将Instagram和WhatsApp从Facebook中剥离。

一边是变革的阵痛,一边是发酵的信任,而在后方,还有着“年轻人”Snap和TikTok的追赶。尽管全球有1/5的人每天使用Facebook,但美国成年用户的数量基本停滞不前,十几岁的青少年更是对Facebook失去兴趣。

数据显示,市场应用机构Sensor Tower发布的数据显示,TikTok的上个月的下载量超过了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和YouTube,在安装量上也跃居美国市场榜首。目前TikTok覆盖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MAU已突破5亿;而Snap今年一季度的营收为3.2亿美元,高于分析师预期的3.074亿美元,同比增长了39%;今年以来,其股价涨幅已经达到126%。

就Facebook对转型会遇到的盈利问题、及社交竞争的态度,北京商报记者试图联系Facebook方面,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