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2018年报:半导体行业低迷冲击下的紫光

2019-05-09 12:33 赛迪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典型企业的财报总是行业的风向标,最近几家半导体企业尤其是存储相关企业的财报表明,半导体市场状况不容乐观。

在半导体行业低迷的背景下,紫光集团于4月30日在上交所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紫光集团2018年营收799.54亿元,净利润2.61亿元,表明紫光集团仍保持良好的企业运营能力,正在其“从芯到云”的道路上稳步前行。

存储产品价格下滑 半导体行业进入艰难时刻

据世界半导体贸易协会(WSTS)的数据,在2018年,全球半导体市场的销售额高达4,687.78亿美元,同比增长13.7%,增长率相对2017年的21.6%大幅度放缓。从目前半导体行业主流国际机构的预测来看,2019年全球半导体市场增速将进一步放缓。

其中,内存(DRAM)与闪存(NAND)价格的持续下滑,给相关的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三星电子发布的去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当季度营收为59.27万亿韩元(约合533.8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65.98万亿韩元下降10.18%;净利润为8.46万亿韩元(约合76.2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2.26万亿韩元下降30.95%。受到内存芯片价格下跌等影响,其最新季报运营利润或将下滑60%,这创下了该公司自2014年三季度以来的最大跌幅。

另据报道,SK海力士2018年第四季度合并收入下降13%至89亿美元,而营业利润为38亿美元,环比下降32%;而其2019年第一季度的营业利润,只有1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骤降了69%,这也创下了该公司2012年以来的最大跌幅。

西部数据公布的截至 2018 年 12 月 28 日财报显示,该季度收入缩减至 42.3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 1/5,其闪存产品收入为 22 亿美元,同比减少 18%。

在这样恶劣的市场环境下,紫光集团作为国内唯一一家布局三维闪存IDM业务的企业,正在经历着需要大资金投入建厂研发的艰难起步期。紫光集团此前表示,公司未来3~5年仍将对芯片产业保持较大规模的投资,将面临较大的资本支出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2018年仍然能够实现总营收799.54亿元,净利润2.61亿元人民币,这表明紫光集团在业务运营、资金管理上具备相当强的能力。

反周期投资 值得抓住的时间窗口

虽然半导体产业增速放缓,尤其是存储行业价格下滑给相关企业带来了极大的盈利压力,理论上来说,企业应该削减投资。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多家企业都试图抓紧时间进行扩大投资,尤其是三星,欲借此继续复制其在此前实现过的反周期投资成功经验。

三星近期宣布了一项重大计划,将要在2030年之前投资1157亿美元,其中54%左右是研发费用,而46%是增加晶圆厂建设的费用。据称,该投资将强化三星的半导体业务,使得三星成为世界级的存储芯片、逻辑芯片领导者。此前三星能够在内存市场战胜尔必达、奇梦达等企业,其最值得称道的便是在逆市周期中加大投资的战略。

同样采用这样策略的还有SK海力士公司,该公司宣布将会投资1070亿美元建造4间晶圆厂,以便保持其在该领域的竞争优势。

美光集团表示也会加大投资,在台湾建立其封装和测试工厂,以及考虑建造一家全新的12英寸晶圆厂,以便生产内存。

无论是三星、SK海力士还是美光,加大投资规模均是为了继续保持在存储芯片领域的优势。虽然没有明确公告,但业界分析人士指出,他们应该是感受到了中国企业尤其是同样布局三维闪存芯片的紫光集团的压力,希望能够通过上千亿美元的投资来缓解。

高门槛的半导体IDM企业 如何熬过成长期?

对于紫光集团而言,不仅要面对强悍的竞争对手,更要面对集成电路新入者必须跨越的起步期门槛。集成电路产业具有五大特点:资本密集、人才密集、技术密集、充分竞争、持续投资。在这五大特点形成的高门槛下,无论是早年间的日本半导体产业,还是如今的韩国三星、SK海力士等半导体企业,其早期发展的过程都要经历缺资金与难盈利的考验。

以三星公司为例,其目前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存储类芯片,先是在20世纪70年代被美国企业垄断,到了70年代末,逐渐从美国转移到日本被富士通、日立、东芝等顶级芯片制造商所垄断,三星是在韩国政府与企业的集体行动下,经过长达15年的资金、人才、技术的奋力追赶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因此,作为像紫光这样的追赶者,现在更需要采取超出常规水平的发展战略,在芯片设计和工艺生产创新上与时间赛跑。

从目前情况看:2017年紫光旗下长江存储研发成功了32层三维闪存芯片,并于2018年成功量产;2018年8月,长江存储发布了突破性的Xtacking™架构技术,通过自身技术创新使中国高端芯片技术跻身于世界闪存芯片前沿。与此同时,长江存储一期拥有全球最大单体洁净室的新厂房也在2018年投入生产。据悉,使用Xtacking™架构技术的64层三维闪存芯片将于今年年内量产。

紫光能否探索出一条芯片之路,带动中国整体高端半导体制造的发展,能否像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计划的那样,“5年站稳脚跟,10年有所成就”,未来成为三星那样的企业,把存储芯片做成全球最赚钱的业务,我们拭目以待。集微网 文/一求)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