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科技> 正文

伽马射线暴,一种来自于宇宙的危险,它的杀伤距离可达50光年

2020-06-29 14:07 人民日报

相对于宇宙的时间尺度而言,人类存在的时间太过短暂了,而短暂的存在使人类产生了一种虚假的安全感,我们很容易误会地球很安全,而宇宙很平静。

事实上对于生命体而言,宇宙充满了危险,而且任何一个来自于宇宙的危险都可以给生命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关于宇宙的危险,人类最为熟悉的就是小行星的撞击了,而且地球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几次生物大灭绝也多与小行星的撞击存在着联系。在我们看来,小行星可能是游离在宇宙中的巨大威胁,而实际上这可能是宇宙中最不起眼的一种危险了,而且以人类现有的科学水平,完全可以对小行星的运行轨迹进行预测。不过有些来自宇宙的危险不仅无法预测,而且其危险性是小行星完全不能比拟的,比如伽马射线暴。

什么是伽马射线暴呢?伽马射线暴的本质实际上是一种电磁波,而且是电磁波的最高能量形式。

伽马射线暴作为电磁波的最高能量形式,其威力有多大呢?这样说吧,如果伽马射线暴冲击地球,那么毁灭的不仅是地球上的生命,就连地球本身都会被完全气化,消失于无形。如此强大的冲击,不仅现在的人类没有能力抵御,就是在可预见的未来,人类同样没有任何办法来防御伽马射线暴的攻击。

既然无法防御,那么我们就要换一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了,想一想是否能够进行提前预测和躲避,而第一步就是要弄清伽马射线暴的由来。要探寻伽马射线暴的源头,那还要从恒星说起。恒星是宇宙中能够发光发亮的天体,但它并不是恒存永续之星,它的光亮是有时限的,熄灭是所有恒星的最终结局。

恒星的光亮来自于核聚变,而并非燃烧,所以它熄灭的过程也绝不同于一般的火焰。

当一颗大质量的恒星氢元素耗尽之后,氢核聚变就会转变为氦核聚变,并不断向更重的元素推进,当进行到铁元素的时候,恒星会急剧坍缩,而后迅速反弹释放巨大的能量,而这一过程就被称之为超新星爆发,而在超新星爆发之后,恒星则会根据自身质量的不同坍缩为一颗中子星或者黑洞。

超新星爆发是一种剧烈的能量释放方式,在超新星爆发的一瞬之间,恒星所释放的能量比其一生所释放的能量总和还要高出几十倍,如此巨大的能量释放必然产生无与伦比的光亮,也正是因为如此,尽管发生超新星爆发的区域距离地球都十分遥远,但人类还是在很早的时候就监测到了宇宙中的这种现象。

伽马射线暴就诞生于超新星爆发的过程之中,伽马射线暴蕴含强大的能量,其对生命的杀伤距离可以达到50光年。

也就是说,如果在50光年的范围内发生了一次超新星爆发,而其所释放的伽马射线暴击中了地球,那么地球生命是没有存活的可能性的。伽马射线暴的威力如此巨大、杀伤距离如此之远,我们是否可以对这种危险进行预测并提前躲避呢?很遗憾,是没有这种可能性的,原因就在于伽马射线暴的速度。

伽马射线暴本身是一种电磁波,所以它的速度就等同于光速,在超新星爆发被我们所观测到的同时,也就是说明超新星爆发所产生的光已经到达了地球,而由于伽马射线暴与光同速,所以也就是说伽马射线暴也已经到达了地球,所以伽马射线暴是无法通过观测进行提前预警的。

伽马射线暴的威力足以将行星气化,而且其既没有办法防御,也没有办法预测并躲避,这该怎么办呢?

其实,无需过分担心,第一,伽马射线暴的杀伤距离为50光年,这个距离在我们看来很长,但在宇宙的尺度上很短,在以地球为中心半径为50光年的范围之内并不存在即将发生超新星爆发的大质量恒星,所以在未来十几亿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范围内,地球都是相对安全的。

第二,伽马射线暴的杀伤距离虽然达到了50光年,但是其影响范围却很有限,伽马射线暴通常只出现于恒星的两极,它以射线的形式前进,所以即使在距地球50光年的范围内出现超新星爆发,那么地球被伽马射线暴所击中的概率也是非常之低的,所以我们大可不必为此而忧心。

责任编辑:李慧英(QZ0017)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