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科技> 正文

入侵12个省份的红火蚁危害有多大?十问国内红火蚁灾情

2021-04-01 13:29 新京报

被列为全球100种最具破坏力的入侵生物之一的红火蚁,近日引发社会关注。据农业农村部监测,截至今年3月,红火蚁已累计传播至大陆地区12个省份、435个县市区,尤其近5年来新增了191个受灾县级行政区,较2016年增长一倍。

红火蚁对人体、农林业、公共安全和地区生态多样性都具有危害。国内最早于2003年在台湾发现红火蚁,2004年大陆地区首次在广东吴川查出,并迅速扩散到广东、广西、湖南、江西等地区。

2004年以来,国内各级农业与林草等部门加强了红火蚁监测防控,目前登记用于防治红火蚁的农药制剂已达40种。近日,农业农村部、住建部、交通部等九部门建立了红火蚁协作联防工作机制,组织协调红火蚁阻截防控工作。

红火蚁究竟是怎样的物种?具有哪些危害?公众遇到红火蚁该怎么办?为何红火蚁扩散速度这么快?国内防控还面临哪些难题?新京报记者联系华南农业大学红火蚁研究中心主任陆永跃、广西珍稀濒危动植物生态与环境保护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冉浩,解答关于红火蚁的10个问题。

释疑1:红火蚁长什么样?

红火蚁体长一般3到6毫米,头、胸从桔红色至深红褐色,后腹从褐色至黑褐色。头部近正方形至略呈心形,头顶中间轻微下凹,不具带横纹的纵沟,唇基中齿发达。有大、中、小3型工蚁,较为亮丽的红色外观,比较容易与其它蚂蚁区分开。红火蚁的巢穴也不同于大部分的国内蚂蚁,成熟的红火蚁巢穴会在草地上鼓起一个很大的土包,是一个比较明显的识别特征。

不过,红火蚁同一蚁巢个体间颜色比较一致,但种内颜色变化大,公众识别红火蚁比较困难。“我国现在至少有一千多种蚂蚁。加上没有发现、没有命名的,估计有差不多两千多种。这就引发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的公众、媒体和一些机构,其实不认识不同蚂蚁。一些媒体报道甚至用了黄猄蚁的图,实际上黄猄蚁是本土蚂蚁,还是我们过去用来控制柑橘害虫的生物防控的典范。”冉浩说。

释疑2:红火蚁有哪些危害?

红火蚁被列为全球100种最具破坏力的入侵生物之一,对人体、农林业、公共安全和地区生态多样性都具有危害。

陆永跃介绍,人被红火蚁蛰伤后,五到二十分钟内就会发病,轻者患处长脓疱,红肿、瘙痒、疼痛,略重者局部过敏,严重的过敏反应延展到主体躯干,少数人会出现头晕、发烧、意识模糊、咽喉水肿等症状,甚至发生休克和死亡。“重症比例可能在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左右。”陆永跃说,去年福建省一家医院的信息资料显示,一年中收治了一千多例被红火蚁蛰伤的患者,如果根据全国现有发生面积和人口密度、数量及受伤害比例估算,每年大陆估计有50多万人次被红火蚁叮蜇,4万到5万人次出现严重症状。

红火蚁还严重影响农林业生产。红火蚁可直接危害大豆、玉米、甘薯、马铃薯、多种蔬菜、果树等数十种农作物。红火蚁成灾的农田,蔬菜种子出芽率只有正常情况的30%-40%,果树果实啃食坏,幼苗树皮被啃光,马铃薯、甘薯等地下部分因被红火蚁咬出孔洞导致腐烂率显著增大。在湖南调研期间,陆永跃和团队曾发现红火蚁入侵一个村,导致农民干脆放弃了耕种几十亩耕地,有三十多亩玉米地绝收。

红火蚁对电力、通讯、交通信号系统等公共设施也会造成损害。陆永跃介绍,红火蚁有趋向电磁波和散发热量地方的习性,尤其在冬季低温时,红火蚁喜欢在路灯、交通信号灯箱、程控交换机箱等内部筑巢,啃食电线胶皮,导致设施破坏、功能失灵的情况时有发生。

此外,红火蚁的入侵会破坏地区生态多样性。红火蚁是杂食性蚁类,攻击性强,对畜禽、其他动物影响很大。据调查统计,城市绿地如果被红火蚁入侵,该区域本地蚂蚁种类可减少80%左右。美国一项研究显示,在一些红火蚁入侵泛滥的地区,多种鸟类受到伤害和威胁。

释疑3:碰到红火蚁该怎么办?

个人如果碰到红火蚁,冉浩的建议是“躲”,不要去惊扰它们。红火蚁的攻击性很强,在一分钟之内就可以从巢穴里面出来,覆盖整个巢穴上面的土包。如果直接用手或者棍子去触碰,很容易爬到身上,不建议个人直接动手处理。冉浩说,即使浇开水也没太大意义,因为红火蚁的巢穴结构很复杂,巢穴内部呈蜂窝状,难以全部杀死。

陆永跃建议,在户外遇到红火蚁,应及时向属地管理部门上报。如果不慎被红火蚁蛰伤,人体五到二十分钟内就会起反应,应第一时间就医,并向医生说明是红火蚁蛰伤。

释疑4:红火蚁“老家”在哪?

红火蚁的原产地是拉丁美洲,被列为全球100种最具破坏力的入侵生物之一,也是我国农业、林业和进境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红火蚁性情凶猛、繁殖迅速、食性复杂,入侵后短时间内即可暴发成灾。

国内最早于2003年在台湾发现红火蚁,2004年大陆地区首次在广东吴川查出,并迅速扩散到广东、广西、湖南、江西等地区。

释疑5:扩散速度为何这么快?

记者从农业农村部了解到,受商品调运数量增加、气候条件适宜等因素影响,近年来红火蚁在部分省区传播速度加快、发生程度加重。据农业农村部监测,截至今年3月,红火蚁已累计传播至12个省份、435个县市区,尤其近5年来新增了191个县级行政区,较2016年增长一倍。

陆永跃曾和团队测算得出,近年来国内大陆地区出现红火蚁的县市区,平均每年增加20-40个,主要分布于福建、广东、广西、海南、云南等南方地区,目前最北在四川广元地区出现。

冉浩说,城市建设、土壤翻动、移植草皮都会破坏之前的土壤生态,红火蚁作为入侵性的蚂蚁,占据这种空白生态位的速度非常快,从而阻断了本土蚂蚁的恢复。

此外,蚂蚁向外传播,一个重要的途径就是婚飞。其他的蚂蚁是在固定的季节婚飞,但红火蚁在我国是全年婚飞,传播速度很快。

通常来说,红火蚁会选择在雨后的2天内进行婚飞,而且婚飞是全年进行的,参与婚飞的繁殖蚁数量也是非常之多。冉浩认为,这种婚飞频率在蚂蚁中是少见的,大大加大了消灭红火蚁工作的难度。婚飞过后,强壮者通常会建立单后蚁群,体弱者则通常选择一起建立新的多后蚁群。

红火蚁甚至能够结成漂浮的“蚁筏”。红火蚁怕水,如果遇到洪水,它们会从巢穴中爬出来,抱成团,随水漂流,虽然外围的工蚁会淹死很多,但等洪水散去或者靠岸,剩余的蚁群又可以重新繁殖。

陆永跃认为,红火蚁扩张与危害范围的迅速扩大还与经济发展、城市建设有着隐性关联。红火蚁主要随草皮、建筑材料、带土种苗等物品调运传播。由于城乡绿化、交通工程、学校建设等多种城市建设项目经常需要调运花卉、苗木和草皮等商品,这成为红火蚁传播扩散的主要途径,约占所有传播途径的80%以上。

释疑6:红火蚁在中国为何没对手?

冉浩介绍,红火蚁在原产地有天敌,当地的生态系统中的食物链对它有制衡,所以危害没有很严重。但它作为入侵物种,我国整个生态系统中就能够有效对它进行控制的天敌不多。

“新的蚂蚁入侵,直接的竞争对手就是蚂蚁,因为它们位于同一个生态位。本土的蚂蚁对红火蚁很不适应,在很多时候相遇会吃亏的。成熟红火蚁的巢穴规模很大,有几十万只蚂蚁,繁殖速度快,本土蚂蚁第一次冲突也许不会被干掉,但是时间长了,会被红火蚁一点一点蚕食。红火蚁有毒液,也比较能打,兵力多,最开始也许反应不快,但它可以持续输出。”

释疑7:防治红火蚁应大量灭蚁吗?

“从生态系统来讲,蚂蚁很重要,我们消灭红火蚁时,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消灭的红火蚁不对,消灭了别的蚂蚁,反而把这个地方的生态位空出来,更容易让红火蚁入侵。”冉浩解释,本土的蚂蚁在当地生存,会对入侵的红火蚁产生一定的防御。调查发现,红火蚁入侵林地很困难,因为森林生态系统有本土的蚂蚁“统治”,比较稳定。

所以,不能从防治红火蚁变成了“灭蚁运动”,这样反而会帮助红火蚁扩散势力范围。

释疑8:有哪些措施防控红火蚁?

2004年以来,各级农业农村部门与林草等部门加强了红火蚁监测防控。目前国内主要采用化学药剂防治,相关机构和企业针对红火蚁研发生产了多种高效、低毒的专用农药,一直以来采取由政府购买、发放并指导使用的方式进行示范和应用,国内也已制定完整的用药规范。

目前登记用于防治红火蚁的农药有效成分有8种,农药制剂达40种,国内也已制定完整的用药规范。无人机、饵剂散播器等新型设备也逐渐应用于防控工作。

近日,农业农村部、住建部、交通部等九部门联合建立了部际红火蚁协作联防工作机制,并明确了各部门的具体防控职责。陆永跃认为,协作联防机制的建立对红火蚁防控具有重要意义。“联合防控提了很多年,现在终于正式建立了初步的联合防控机制,值得高兴。红火蚁入侵危害的不仅是农业领域,九部门联合管理,有利于各领域快速协作,实施全面防控,提高治理水平和效率。”

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有关负责人表示,争取通过3-5年的治理有效遏制红火蚁扩散蔓延,压低发生区种群密度,避免伤人事件。

释疑9:红火蚁防控面临哪些难题?

陆永跃认为,当前国内多地的红火蚁防治还面临药剂质量参差不齐、用药不科学、全面覆盖防控难、检查监管力度不够等难题。

陆永跃和团队在多地调研时发现,众多居民用药不规范,仍然习惯性使用针对普通有害生物的防治方法来应对红火蚁。“比如还有人使用喷洒气雾剂,或者使用红火蚁饵剂时不管温度是否适宜、地面是否潮湿和药量的多少。我们曾看到了一个蚁巢上堆满了饵剂,估计在1斤以上,问农民为什么用这么多,他说怕杀不死。”陆永跃说,高效的药剂如果使用得当,单次使用灭除效率可达到80%以上,使用两次可以达到95%以上。如果不科学使用,效果会大打折扣,能达到20%-30%就不错了。

目前饵剂手动及电动散播器、无人机等新型设备已经逐步应用到红火蚁防控中,但很多农民,甚至地方技术人员都没有掌握科学的药剂使用方法和技术,仍采用传统甚至过时、不科学的用药方式,导致实际防治效果差。

此外,当前国内生产的防治红火蚁的农药制剂质量参差不齐。陆永跃介绍,目前国内已经有40多种相关农药制剂,但各家厂商生产出的药剂估计只有10%能达到优良品质。

还有很多地区由于经费、人力等不足,难以了解红火蚁灾情发生的详细情况,防控部署也难以覆盖全部受灾区域,有的地方几名植物检疫管理及技术人员要承担辖区内容几百家到上千家相关企业、组织或者个体单位的检疫阻截和除害指导等工作,防控效果可想而知。

对于红火蚁传播途径的阻截也亟需完善。虽然国内已有完整的检疫、防控规范,但由于缺乏有效监督检查和惩戒机制,大量种植、运输和使用的单位和个人不严格检查草皮、花卉、苗木等货物中的红火蚁,有些地方建设部门和单位在使用花卉、苗木、草皮时也缺乏相应的检查环节。“对高风险携带传播红火蚁的途径实施检查检疫的比率可能只有1%。”

释疑10:如何弥补红火蚁防控短板?

陆永跃建议,各地应采取各种方式,尤其是通过电视、网络媒体等,加强红火蚁防控的相关宣传和培训,并大范围深入基层,让更多人掌握科学用药方法,知道怎么防。同时,相关部门应加大对红火蚁高效安全防控技术研发的扶持,加强药剂生产管理,提高药剂质量和使用检查、评估力度。

在防控管理上,确实因自身条件限制做不到全面防控的地区,应重点治理红火蚁灾情严重区域和人流密集区域。有条件的地区应全面防控所有受灾区域,尽可能根除红火蚁灾情。

为提升红火蚁传播途径的阻截效果,须做好源头控制,陆永跃认为还要建立强有力的惩罚机制,发现运输苗木、花卉、草皮等货物中存在红火蚁的,严格查处,形成震慑效应。

责任编辑:蔡健雅(QZ0020)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