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司法部“打脸”苹果 苹果高调“较劲”背后

2016-02-22 09:43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苹果高调“较劲”背后

担忧合作“不良影响”

美国联邦政府司法部19日递交一份法律文件,指认苹果公司出于“市场推广战略考虑”,不愿意帮助解除一部智能手机的开机密码。这份文件,以申请书形式,交付加利福尼亚州中部联邦执法区法院,要求执行这家法院法官谢丽·皮姆3天前所作裁决,以迫使苹果公司为特定手机提供特殊“解锁”软件。

作为司法部回应,执行裁决申请书以35页篇幅列举法律依据、与苹果关联事项、打开手机所涉技术细节、与苹果商议过程及其内容等,包含3页库克声明,作为“物证”。

申请书专列一个小标题,且是英文字数最多的小标题:“苹果对潜在市场推广方面的关切不能成为充分理由,在认定存在合理依据而(对手机)发出搜查令以后,可以置法庭下达的裁决于不顾。”

司法部推断,苹果之所以拒绝执行法庭裁决,“看似出于对自身业务模式和公众品牌市场推广战略的关切”;具体而言,苹果抵制协作的依据,“是多种因素的组合,包括与政府协作对它的声誉和市场推广战略预期产生不良影响,对法庭裁决所含要求的定性有诸多偏差,对法庭裁决所依据的法律理解有误”。

库克在声明中说,就圣贝纳迪诺枪击案,苹果响应联邦调查局请求,提供了所拥有的枪手手机数据,还授意工程师提供建议,包括技术选项。

就这一说法,司法部不仅确认,还以“注解”方式提供细节:苹果和联邦调查局技术人员商议,提供4项建议,包括让涉案手机自动备份,把手机内数据载入苹果云存储空间;获取涉案手机先前所作备份的数据。只是,这些建议或者不可行,或者无法获得手机内最接近案发时段的数据。

依据这段文字,苹果并非不与政府合作,只是先前“低调”行事,不为公众所知。而且,依据措辞,库克并没有完全拒绝遵从法庭裁决,而是“反对”法官特定指令。

信息技术企业的核心技术之一,是数据加密以及数据传输和储存。据美国国家安全局前承包商雇员爱德华·斯诺登2013年揭露,一些美国企业为政府获取数据留有“后门”。当然,斯诺登所说“后门”,与库克所说手机开机“后门”,是相同词汇,属不同概念。

多年前,一家加拿大企业以加密技术见长,所产手机保密性能极强,遭遇美国政府抵制。这家企业的产品后来得以进入美国市场,一度为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使用,是因为向美国执法机构提供了加密“秘钥”。

缘起恐袭涉案手机

涉案苹果手机由去年12月2日加州南部圣贝纳迪诺恐怖袭击案的枪手之一赛义德·法鲁克持有,由他供职的圣贝纳迪诺县公共卫生部提供,设有开机密码。法鲁克和妻子射杀14人,最终遭警方击毙。

法鲁克夫妇另外3部手机遭人为毁坏,无法为调查人员提供线索。因为担心10次输错开机密码,会触发一个安全防护程序,自动删除仅存涉案手机内数据,联邦调查局技术人员至今没有打开这部手机。

苹果拒绝“自愿合作”,触发作为联邦调查局主管部门的司法部介入,诉诸司法程序,寻求法庭听证。法官皮姆裁决次日,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发表声明,声称那是政府方面一个“没有先例的步骤”,会威胁所有苹果手机用户的信息安全。

双方“舆论战”升级

司法部“打脸”苹果,莫过于“肯定”这家加利福尼亚州硅谷企业先前合作:苹果“一贯遵守法庭所作相当大数量的裁决”。

去年一场法庭听证期间,一名助理联邦检察官同样予以“肯定”,夸赞苹果“确立了一项程序,定期接受所有这类(协作)请求,服从并处理这些请求”。依照当时发布的数据,2008年至2015年,苹果解除了至少70部手机的开机密码。

一些分析师判断,如果说那段时期与现在不同,或许是苹果手机所用操作系统版本升级。

司法部回应以至辩驳苹果公司,意味着双方“舆论战”升级。19日下午,苹果方面异乎寻常指定一名高级主管,以不在报道中公开职务和姓名为条件,接受一些指定媒体的记者提问,坚称不再协作的动因是“原则”,不是“商业”。

似乎有意为对方铺设“下台阶”,司法部方面澄清,要求苹果协助手机“解锁”,并不寻求政府掌管相关软件,企业“任何时候都可以保留对软件的掌管”。

依照时间表,同一家法院定于3月22日就双方这一争议再次听证。

徐勇

责任编辑:龙娱平(QL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