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赌博真无“禁绝之策”?

2016-06-22 10:27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新闻背景

原本是移动社交和娱乐相结合的微信“抢红包”,滑向了一种新型“网瘾”和网络赌场。开一局微信赌博只需5分钟,下注、开局、下注……赌局像车轮滚动,甚至来不及眨眼,成千上万赌资就已蒸发。从去年开始,公安部门相继破获一批利用微信赌博案件,赌资甚至达上亿元。

通过网络下注转账

赌博性质没有改变

微信赌博被称为“微赌”,其实从参与人数到涉及赌资,更像是“巨赌”。这是一种隐藏在虚拟世界的疯狂赌局。往往从深夜到下个深夜,几百人的微信群里,庄家变着花样撩拨,开一局只需5分钟,玩家们24小时不停歇下注。一条完整的微信赌博产业链正在渐渐形成,随时等待着从玩家身上攫取财富。玩家一旦加入一个微信赌博群,则会被很多“拉手”拉入更多的微信赌博群,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输钱如流水,直至倾家荡产。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以来半年时间,警方公布破获的微信红包赌博案件涉案金额就已经达两亿多元。加上低于100万元的案子,涉案金额超过2.5亿元。而这只是对警方已经破获并由媒体报道的案件进行的统计,或许已经破获的案件也只是冰山一角,实际赌博的涉案金额可能要远远超过这一数字。

从媒体报道的相关案例看,有不少犯罪嫌疑人都是由于法律意识淡薄,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行为具有违反法律的性质,才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不少人在庭审时表示:“没想到抢红包也会犯罪……”还有一些“代包手”说:“我本来也有很好的工作,就是想帮忙发发红包赚点外快,没想到这也会犯罪……”看到这些,不禁让人感到痛心,很多人的命运很可能就因为这些无知而改变。那么,微信赌博究竟有着怎样的法律定位?为何这些人的行为会构成犯罪?

赌博罪,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所谓赌博,是指就偶然的输赢以财物进行赌事或者博戏的行为。在现实中,也并非任何赌博行为都构成犯罪。根据刑法规定,构成赌博罪仅限于两种类型:一是聚众赌博,即纠集多人从事赌博;二是以赌博为业,即将赌博作为职业或者兼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2005年5月11日《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营利为目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聚众赌博”:(1)组织3人以上赌博,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5000元以上的;(2)组织3人以上赌博,赌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的;(3)组织3人以上赌博,参赌人数累计达到20人以上的;(4)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10人以上赴境外赌博,从中收取回扣、介绍费的。明知他人实施赌博犯罪活动,而为其提供资金、计算机网络、通讯、费用结算等直接帮助的,以赌博罪的共犯论处。

微信赌博虽然改变了传统赌博的形式,运用互联网和社交软件作为平台,组织者和参赌人员之间不见面,通过网络进行下注和转账,但其赌博的性质没有改变。微信赌博的规则往往是:由群主首发一定金额的红包,抢到数额最低者为输家,需要将一定金额转给群主或“代包手”,由群主或“代包手”扣除抽头渔利后再发回群中,如此循环往复。一个赌博微信群,少则几十人,多则几百人。此外,从相关报道的情况看,微信赌博所涉及的抽头渔利数额与赌资数额,都较传统的赌博方式有过之而无不及。

由此可见,微信赌博虽然没有传统赌博的固定场所,但其本质完全符合赌博罪的特征,社会危害甚至比传统赌博更大,所以对这种行为应该严厉打击。

涉诈骗及洗钱隐忧

查处面临三大难点

不同于传统赌博,“微赌”还涉嫌诈骗,存在洗钱隐忧。其具有极强的隐蔽性、极大的赌资流动性,这些特征恰恰是网络洗钱的温床。换言之,如果不加大力度打击“微赌”,它所带来的巨大损害不只是赌博这一个层面,还可能让洗钱更加隐蔽地进行,让新的诈骗形式层出不穷,从而破坏经济秩序、威胁金融安全。

尽管打击微信赌博迫在眉睫,但现实中的执法困难也不容忽视。不难发现“微赌”有三大特点,一是借助微信群这一平台,极易设赌和参赌;二是参与人数和涉案金额高得惊人,远甚于现实生活中一些地方小打小闹式的赌博;三是不易被查处,正因为这种赌博隐蔽性强、聚赌速度快、资金流动快、证据灭失快,给执法人员查处带来了重重困难。

首先是发现难。传统的赌博,有场地、有工具、有筹码,只要抓准时机,一逮一个准。而微信赌博,没有固定场地,无需特殊工具(有手机即可),也不见筹码,而且参与人数无上限,设赌人和参赌人可能分布在全国甚至世界各地,更隐蔽、更随机、更灵活,因此也更难被发现。就算参与者想“反水”,但囿于“殃及自己”的顾虑,也不敢随便报案。

其次是取证难。微信赌博不受时间、空间范围的限制,一些不法分子借助互联网和电子支付平台完成投注过程,时间短,转账迅速。网络的即时性、隐蔽性和跨区域性,极大地拓展了参赌人员范围,公安机关打击难度极大。以群众举报为主要线索,公安部门依法查处和法院审判“微赌案”,主要都是对微信赌博的事后堵漏,因此难以从源头上遏制“微赌”泛滥。当前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迅速,微信支付手段方便迅捷,不断增加的用户数和支付量,让传统的执法机构和执法手段面临巨大的技术掣肘。微信赌博群内成员均用昵称,并使用虚拟身份,且群内信息量巨大,成员跨越地域广,涉案账户多,为警方取证带来难度。

再次是立案难。据相关报道,有用户表示,向警方举报微信赌博却没收到任何反馈。这种现象可能并不少见。虽说目前公安机关对微信赌博所涉违法行为已有相关规定,但由于微信赌博牵涉人员众多,又没有固定的涉案场所,这对原先以辖地管理为主的办案模式构成很大挑战。有的地方公安机关或可能因此而采取消极做法。对此,一方面应建立类似“首问负责制”的办案模式,由率先接到报警的公安机关为主进行侦查;另一方面应建立全国协作模式,针对网络违法犯罪的新特征,建立相关工作制度,方便各地联动,提高对违法犯罪行为的震慑力。

目前,随着网络创新技术的发展,不法分子的“主阵地”已转移至网络平台,相关监管和查处工作应有创新思维和机制,否则就会跟不上社会发展变化,致使打击违法犯罪的工作落后于现实需要。例如,日前公安部针对P2P网贷平台违法特点,建立非法集资案件投资人信息全国统一登记平台,就是一个不错的做法。(作者单位:北京市大兴区检察院)

延伸阅读

微信运营方负有监管之责

“微赌”不是平台本身的错,关键在于如何管理。就像枪支本身并没有罪,但是作为卖枪支的人,本身需要对购买者做基本的调查,是否有持枪证,是否没有犯罪记录等等,即便在美国,持枪也并不是一个人人都可以达成的目标。

因此,如果微信运营方不监控在微信群进行的赌博活动,任由其发展,则必然要承担监管责任。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微信安全团队通过用户投诉、风控等机制,累计处理逾二十万违规账号,同时积极配合全国警方打击微信涉赌案件11起,涉及5省9市,抓捕不法分子百余人。6月15日,微信团队发布公告称“将整顿微信群赌博行为,违规者不能抢红包甚至封号”。微信运营方的这些做法当然值得肯定,但问题是,这些做法依然是事后的补救措施,即在“微赌”进行一段时间后,发现账号异常所采取的处理办法,那么如何从源头上遏制“微赌”兴起,有没有釜底抽薪之策,这考验着运营方的管理智慧。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  作者:刘慧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