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用户数据泄露事件的警示

2018-04-13 12:11 光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作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中国计算机学会公共政策委员会主任 熊璋

最近在业内外,脸书用户数据泄露事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我们应该从中悟出什么?

脸书用户数据泄露事件的来龙去脉

社交平台脸书大量个人资料被英国资料分析机构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不当利用,借以影响美国总统选举,引起社会关注和愤怒。

2013年,剑桥分析作为SCL集团的分支成立,主攻利用数据挖掘和分析技术的政治咨询业务,核心是瞄准选举过程。SCL集团在伦敦、纽约和华盛顿设有办公室,老板之一是美国商人罗伯特·墨瑟(Robert Mercer)。

2014年,英国剑桥大学心理学教授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Kogan)推出了一款名为“这是你的数字化生活”的App,用奖励5美元做诱饵,吸引脸书用户下载该App,做自己的个性分析测试,大约2.7万名脸书用户当时下载了这个App。科根因此取得了这2.7万人的个人数据,同时取得了他们的脸书好友的个人信息,实际共获取至少5000万用户的数据。 这个App获取的数据包括用户的动态更新、喜好、私信,而用户对自身数据的泄露均不知情。

2016年11月8日,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战胜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

2018年3月19日,英国媒体第四频道(Channel4)曝光了剑桥分析利用非法从脸书得到的数据,操纵美国大选及英国脱欧公投。

同日,脸书公司股价在开盘后股价大跌,终场跌近7%,创下近四年来的最大跌幅。

2018年3月25日,脸书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英美数家主要报纸上刊登致歉信,就脸书公司在保护用户数据方面犯的错误道歉。

2018年4月5日,脸书承认,多达8700万名用户的个人数据被不恰当地共享给了剑桥分析,远大于之前公布的5000万。

脸书用户数据泄露事件的人和事

克里斯托弗·韦利(Christopher Wylie):既是这个事件的第一爆料人,也是当初协助创立剑桥分析的核心人员之一,他的爆料因此更加有力。

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Kogan):英国剑桥大学心理学教授,利用一个小App获得几千万用户个人信息。

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本事件主角之一,剑桥分析创始人和CEO。

罗伯特·墨瑟(Robert Mercer):美国富商,特朗普得力支持者,剑桥分析老板之一。

史蒂芬·班农(Stephen K. Bannon):曾经的美国总统首席战略专家和高级顾问,也是剑桥分析早期的董事会成员,剑桥分析的命名者。

马克·艾略特·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脸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2017年7月17日,《福布斯富豪榜》发布富豪榜,马克·扎克伯格以净资产667亿美元排名全球第六。

唐纳德·特朗普:2016年11月8日战胜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

假办公室:韦利对媒体说,剑桥分析当初在剑桥并无办公室,后来为了让特朗普竞选总统时的首席战略师史蒂芬·班农相信自己的“学术性和专业性”,他们在剑桥建了一个虚假办公室,当史蒂芬来的时候,他们从伦敦的办公室派人,到剑桥的办公室,给史蒂芬感觉他们运营操作主要在剑桥大学。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在民调一直落后希拉里的情况下,最后一刻翻盘当选美国总统。尽管特朗普竞选团队不承认剑桥分析在胜选中的作用,但是剑桥分析在媒体暗访中炫耀说,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选举,剑桥分析功不可没,而他们恰恰是使用了亚历山大·科根那个“这是你的数字化生活”的App收集的、未经授权的、脸书5000万用户的个人档案及“点赞”内容等数据,预测并影响选民投票意向的。

脸书用户数据泄露事件的危害和威胁

除了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和英国脱欧公投。剑桥分析声称参与过多达10次首相和总统选举,涵盖亚洲、非洲、欧洲和南美洲,被媒体定位为“掩盖在大数据高科技下的竞选作弊器”。

剑桥分析宣称,他们参与了2013年至2017年的肯尼亚现任总统肯雅塔的竞选活动,重塑了其整个政党的形象,重写了他们的宣言、做了两轮将近5万个调查。做了体量庞大的调查分析,写了所有的演讲内容,并重新定位了整件事,包括了他竞选的每个细节。由此可见,全世界的选举不再是价值观之争,不再是政见的辩论,不再是在演讲台上的演讲和辩论台上的辩论,而更多的是大屏幕和社交媒体上的争斗,变成一场看不见的信息战。本来,选举中媒体和信息一定会被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也一定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无可厚非。问题是,为谋取最大的政治利益而非法收集个人信息,挖掘出选民的希望和恐惧,用来操纵选举,对社会的危害是明显的,已经不是侵犯个人隐私那么简单了。

对整个社会的威胁还包括,剑桥分析的用户越来越广,已经覆盖像万事达卡那样的全球信用卡公司,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那样的军事决策机构。

如果掌握数据的公司或个人,恶意泄密数据,直接的是危害个人隐私和社会安全,间接的还会极大的阻碍信息技术的应用和社会经济的发展。

如果掌握数据的公司或个人,利用手中的数据,刻意影响公众舆论、政治生态和社会安定,甚至影响军事战争决策,那就不亚于错误使用核武器了。

脸书用户数据泄露事件的警示

脸书用户数据泄露事件发生后,关注度不可谓不大,公众的声讨,美国的“删除脸书运动”证明了公众的厌恶态度,脸书公司股票大跌,反映了公众的价值判断,但是我们还可以做什么呢?

相关法律落后于技术的发展是客观的,如何伴随着技术的发展,及时健全法律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不可或缺。

但是,法律也无法涵盖社会约束的全部,约束是规范、不是限制,没有数据的规范使用,就没有信息社会的健康生态,就失去了发展的基础。

必须建立适应信息社会飞速发展的健康生态,政府机构和商业实体必须有严格的数据采集、保存、传输和使用的规则,而健康信息社会生态的核心要素是人,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不仅仅是信息产业从业人员,所有全体民众,只要是这个社会的参与者,都有维护其健康生态的责任,或者说,每个公民都应该具备足够的信息素养,就像文化素养和科学素养一样,都应该在信息意识、计算思维、数字化学习与创新和信息社会责任几个方面加强修养。在中国,尤其是对青少年的信息素养教育刻不容缓,在中小学,应该注重信息素养的教育,而不是简单的操作训练。

显然,脸书用户数据泄露事件对我们发出了警示:信息社会发展要有健康的生态,必须有法律的约束;信息产业的发展、信息产业经济的发展,必须要有产业的自律,全民信息素养的普遍提升、加强青少年信息素养教育也是当务之急。

责任编辑:陈群(QT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