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宏图 深耕遥感 让卫星走进生活

2019-09-03 09:16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航天宏图 深耕遥感 让卫星走进生活

 

遥感卫星影像是一个公共的基础的影像数据,涉及国家安全、重大秘密,我们的软件自主开发、自主可控,确保信息安全、网络安全、数据安全,更能满足我国日益增强的国家安全需要。航天宏图董事长王宇翔。新京报记者 许诺 摄

中科院博士王宇翔喜欢一板一眼地分析问题。“我对于一个事情,总是会分析出个一二三,优缺点是什么,将来的机会空间有多大等等。”8月14日,王宇翔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这种讲究“冷静客观分析”的做事风格,也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今天的航天宏图。在公司成立之初的2008年,王宇翔就选择了回避已经有多达18000家企业在竞争的国土和测绘领域,切入市场壁垒相对薄弱的气象和海洋领域;在企业经营困难的2014-2016年,航天宏图引入了拥有航天科工和天津市科委背景基金的战略投资,在解决资金问题的同时,也引入了更加高层次的资源和管理经验;在企业登陆科创板、迈上新台阶之后,王宇翔并不急于让公司开展新业务,而是要在卫星应用领域继续深耕,打磨核心竞争力。

航天宏图是给卫星图像做“PS”的公司

2019年7月22日,航天宏图(688066.SH)正式在上海交易所挂牌上市。截至9月2日收盘,航天宏图股价为59.95元,总市值近百亿。王宇翔表示,自己比以前更需要“冷静客观分析”。公司越做越大,对自己的分析研判能力也提出了更高要求。“一个决策失误,就有可能给企业发展造成重大影响。”

创业也许是王宇翔做过的最冒险的事情,而公司要突破的遥感卫星软件PIE,则是出了名的研发周期长、技术难度大。这个软件与人们熟悉的“PS”软件有一定的相似性,主要功能是处理影像。不过,卫星图像通常一幅影像的大小就能超过300GB,并且这些影像都带有经纬度坐标。更重要的是,有些卫星影像的处理是可以用肉眼观看的,但也有些卫星图像的处理(如气象图)不是靠人眼去看的,而是要靠算法和公式去推算反演。

从公司成立开始,王宇翔就集中全公司之力研发PIE软件,直到六七年后才终于推出一个相对成熟的版本。现在,航天宏图的PIE软件整体技术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可以替代美国、加拿大等国外同类软件产品”。

然而,在上市之前,身为科创企业的航天宏图固定资产较少,核心资产主要体现在专利、著作权上,价值不易估量,融资、贷款都比较困难,公司在创业的前十年,都挤在灯光昏暗的简陋写字楼里,“看起来根本不像一家高科技企业”。

在资金链最为紧张的时候,受客户付款流程过长的影响,公司甚至连发工资都出现了困难。王宇翔又是抵押房产,又是签无限连带责任协议,才筹集了足够的资金,让公司渡过难关。

现在,公司有了公认的价值,在进行交易、增资扩股、资金募集、股权激励上都有了清晰的依据。

遥感走进人们生活的历程才刚刚开始

王宇翔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卫星应用已经能够在许多场景下发挥作用。在浙江德清的地理信息小镇上,航天宏图利用卫星配合无人机,每季度拍摄小镇图像,获取数据,通过软件自动处理,能把一个镇上所有的垃圾找出来,并且能够识别出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农业垃圾等不同类型,准确度高达85%,这将有助于环境治理与执法。

在山火监测上,卫星可以以十分钟为单位拍摄照片,通过处理分析,及时发现疑似火情火点。对于像“利奇马”这样的台风,气象卫星能够看得一清二楚,而且还能知道台风发展的路径、方向、中心风力以及准确等级,在台风过境前发布预警,在过境后也可以协助损失评估和理赔。而长期积累下来的历史数据,则可以为沿海工程选址进行参考。

航天宏图创立之初提出了一句口号,叫做“科技服务社会,遥感走进生活”。十来年过去了,王宇翔表示,遥感应用目前只是“走近”了人们的生活,距离真正“走进”生活还有距离。目前遥感卫星在很大程度上还只是“照相机”,然而市场的需求正在呼唤“摄像机”式的遥感能力,要求精细化、实时化,同时还能降低成本。随着卫星影像在时间和空间上的覆盖情况越发提升,影像分辨率越来越高,服务能力进一步增强,未来在服务广度和深度上都会有很大提升。

高技术人才对管理提出更高要求

王宇翔认为,遥感卫星软件是一个细分行业,虽然没有互联网那么大,但如果做得比较专业,就会拥有较强的定价权和竞争力。他理想中的航天宏图,不一定要做得多大,就在一个领域,做得很专很深,而不是去盲目竞争、无意义地并购。

王宇翔留意到,科创板首批上市的25家企业里,航天宏图的员工人数、研发人员数量都是最多的,硕士博士占比也是最高的。卫星应用行业因其本身的高精尖特性,需要许多高学历研发人员共同完成。其PIE软件的开发,不光需要搞IT的开发测试人员,更需要气象、海洋、水利、测绘、北斗导航、农业等许多行业的专家。仅仅组建起来一个高水平、全门类的专家队伍这件事,就难倒了不少公司。

聚拢起来的这些人才,也为企业的管理者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引入和留住人才,对公司的存亡发展也有格外大的影响。

身为博士的王宇翔,在创业之前,也曾在企业中任职。在他看来,高技术人才除了需要较高的待遇,他们也很看重成就感。在工作安排上,高技术人才并不会惟命是从,他们更加注重任务的科学性和合理性,会跟上司研讨质量标准与精度。

总体来说,高技术人才都具有较强的科学精神,在他们面前,企业老板要竭尽全力为人才创造工作条件。十项条件里有一项达不到,就可能造成人才的流失。

王宇翔遥感应用还在起步未来前景广阔

登陆科创板,公司价值得到了社会公允

新京报:航天宏图为什么会选择在科创板上市?

王宇翔:航天宏图成立至今已经11年了,从2年前就开始准备创业板上市。

我们发现,科创板对企业业主主要有三个面向要求,一是面向世界科技前沿,二是面向国家重大需求,三是面向国民经济建设的主战场。航天宏图研究航天卫星遥感、北斗导航,业务符合面向世界、面向国家重大需求,也有广阔的经济市场。

此外,科创板更关注公司的研发投入,航天宏图是25家科创板企业里员工人数、研发人员数量、硕博士占比最多的公司,这些特点都能在科创板上体现出来。

新京报:这次在科创板成功上市,对航天宏图来说具有怎样的意义?

王宇翔:作为一家科创性企业,航天宏图的固定资产少,公司主要都是难以估量价值的轻资产,包括专利、制作权等软性技术,这会导致公司融资、贷款比较困难;另一方面是给予员工的股权激励环节没有公允价值。

登陆科创板之后,公司的价值得到了社会公允,在进行交易、增资扩股、募集资金、股权激励等方面都有所依据。

而且,现在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的监管愈发严格,上市的过程也是对企业进行规范的过程。航天宏图上市过程中经历了上交所几轮问询,接受全社会的监督,上市就相当于为公司做一次全面健康体检。公司存在的法律隐患、知识产权纠纷等潜在风险,以前没有意识到,在上市的过程中意识到问题进行规范和改正。

新京报:航天宏图的上市会给整个国产卫星应用和软件行业带来什么影响?

王宇翔:不少同行的直观感受是“原来我们航天遥感应用软件也能走出来一个科创板上市公司”,这至少为行业带来了希望,也是对行业的激励和促进。

新京报:遥感卫星领域的困难和瓶颈有哪些?

王宇翔:第一方面,周期长。我们的卫星遥感导航软件从2008年公司成立之初就在研发,一直研发到现在已经11年了。另一方面,我们对专业性要求高,难度大。比如说,我们给中国气象局卫星中心做的风云三号、风云四号的应用系统,包括火点监测、积雪监测、沙尘暴监测、强对流天气监测,这就需要相关专业的人员来做。组建一个高水平、门类齐全的队伍,确实有一定的难度,但一旦组建起来,他们就是巨大的资源宝库。

自主研发更能满足国家安全需要

新京报:自主研发出卫星遥感导航软件之前,国内市场情况是怎样的?

王宇翔:当时我们国内市场上都流行使用国外软件,但是这些软件有一些缺点,一是售价昂贵,二是不符合我们国家的特点。

就拿加拿大研发的软件来说,这个软件整体很强大,但是我国云南、西藏等地海拔跨度大,地形极为复杂,加拿大没有这样的地形,在研发时没有考虑这些情况,精度就把握不好。

我们接近两百人的研发团队就针对国内自主研发软件,对国内卫星的参数格式都比较熟悉,还可以针对国产卫星进行影像处理,适应性更好。而且,遥感卫星影像是一个公共的基础的影像数据,涉及国家安全、重大秘密,我们的软件自主开发、自主可控,确保信息安全、网络安全、数据安全,更能满足我国日益增强的国家安全需要。

新京报:航天宏图持续参与了北斗卫星工程核心系统建设,这个系统进展如何?

王宇翔:其实我们国家的北斗比GPS发展得晚,我们一直在致力于北斗建设和应用服务。2018年12月27日,第三代北斗系统开工,它的目标是到2020年,第三代北斗系统建成。

北斗目前在进行不同程度的商业推广。比如过去渔民出海了,一个月在海上,茫茫没有音讯,现在就可以通过北斗的短信功能给家里报平安。北斗建成以后,在应用上会越来越宽泛和深入。

航天宏图在北斗里参与了大数据管理和信息服务系统,这两个业务是北斗对外服务的基础,公司今后在地质灾害、自然资源监测、应急测绘等方面会开展很多北斗的应用。从行业体量来看,遥感的应用、商业管理还都在起步中,但未来前景十分广阔。

新京报:现在国际市场情况如何?

王宇翔:我国此前已经给“一带一路”的国家进行了遥感软件的培训,包括斯里兰卡、尼泊尔、泰国等,软件也卖到了蒙古等国家。国外的业务要有培育过程,航天宏图会加快这方面的步伐,和华为等公司合作,走出国门。

新京报:从行业来看,国家政策在哪些方面对国产卫星应用和软件产业进行了扶持?

王宇翔:国家政策对我们最大的利好,就是大力投资卫星工程、发射卫星。卫星工程是我们的数据源,只要有了数据的源头,卫星应用产业就有了根基、保障,作用非常大。在政策方面,希望以后数据开放和居民卫星数据共享,有更多的数据资源,鼓励更多的企业把数据资源用起来。

新京报:未来我们要走向卫星应用强国,还有哪些要做的事情?

王宇翔:最主要的是要让卫星应用真正地解决社会问题。跟更多技术结合,拓展应用场景,比如农业领域里面,可以为农业种植服务、进行自然灾害监测预警等等。遥感是非常提高效率和能力的事,我们现在供给侧做得还不够。

A这家企业是做什么的?

主要产品是遥感卫星软件PIE,该软件是用来处理卫星图像的。

B这家企业的盈利情况如何?

2018年实现营收4.23亿元,净利6353万元。

C这家公司的客户和股东是谁?

主要客户是航天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主要股东是王宇翔、张燕夫妇。

新京报记者许诺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